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发邮件至206942603@qq.com,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玄海萍客游 无题

换源阅读: 2K小说|
  这声音,似远非远,似近非近,语气平淡,并不似呐喊,很明显是打远处以内力催动传至此处,可见出言之人内力深厚的程度。

  所有人心中都是一惊,花掌柜的脸色却是忽然轻松了下来,擦了擦额角上的冷汗,长吁了口气。

  而紫妖一直自恃过高,却被这小小半步多三人逼得身受重伤不说,还不得需要自己平时在组织里最看不上的家伙帮忙,本就怒火中烧,此时却又有人捣乱,更是火上浇油,大声怒道:“是谁在装神弄鬼!”

  没有人回答,但是,在远处黑暗之中,却亮起了一朵绿油油的,有如鬼火一般的光芒,忽明忽暗,每闪烁一次,却竟是向前移动了几丈之远,向着众人这边靠了过来。

  “真的有阴兵过路?”没想到,最先在这诡异的氛围之中回过神来的,除了花掌柜之外,竟然是那不会丝毫武功的李羡仙,他眯着眼睛,紧紧的盯着不停靠近过来的幽绿色光点,竟是露出了一脸的兴奋之色。

  而黄衫梨花却是紧张到了极点,这幽冥宗一次性的派出了近一百名杀手,本就让她不知如何是好,该如何才能保住自己主子的周全,这又忽然冒出来了一个什么阴兵借路,也不知道是敌是友,这事情真是越发的混乱了。

  黄小二最会察言观色,紧张惊讶之余,扫了一眼自家老板娘的表情,发现老板娘脸色倒是比方才缓和了一些,心中有了些许思量,他在这里生活了近十年也不曾见到的,只在传说中的阴兵过路,今日却忽然出现在了这里,看来并不一定是一个简单的巧合。

  半步多门口,众人各有各的思量,而那幽绿色的光点不断靠近,真正的面貌,终于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

  绿色的光点,是一盏绿皮的灯笼,他提在一名年纪看上去大概在六十左右岁的白发老者的手上,老者一身灰衣,苍老的面容神色木然,每跨出一步,看似简单,却都有三四丈远,而他手中的灯笼,却是纹丝不动,竟未产生任何的摇摆。

  而在老者的身后跟着的,是由三十多人组成的一支队伍,全都身着黑袍,黑袍之上缝制着宽大的兜帽,遮挡住了这些人大半的面颊,却看不出长相了。

  而那些人也跟领路的老者一样,每踏出一步,都是三四丈远的距离,步伐出奇的整齐,至始至终,都保持着同样的距离。

  “魂灯引路,百鬼夜行……”客栈房檐上那绿衣汉子皱了皱眉头,自己的组织名为幽冥宗,宗主阴别离更是被江湖中人称之为不人不鬼的怪物,没想到今时今日,却遇到了“同类。”

  而这些装神弄鬼的家伙,这时候出现在这里,绿衣汉子很难不怀疑,是冲着自己这伙人来的,收起了方才那种胜券在握的轻蔑神色,从房檐之上翻身落地,对着那提灯的老者说道:“在下幽冥宗四使之一绿袍,敢问各位乃是何方神圣?”

  “阴兵借路,生人绕行!”那老者却不回话,嘴巴不动,身体中却发出了十分清晰的声音,再次提醒道。

  “别和这帮家伙废话了,我们人多!”紫妖动了真火,几乎失去了以往的冷静,冲着绿袍喝道。

  绿袍白了紫妖一眼,虽然别人都当他是一个装疯卖傻,古里古怪的汉子,实则心思比组织中任何人都要缜密。

  绿袍心想,既然这伙装神弄鬼的家伙,敢大摇大摆的靠近,定是没有把自己这一百来号杀手放在眼中,绿袍开始犹豫,今日是不是要就此收手。

  但是,他也知道宗族阴别离的脾气,有仇必报,说一不二,允许自己带了这么多手下,大动干戈来踏平半步多,如果自己无功而返,而且还是不战而退的话,到时候定是无法与宗主交代,宗主若是发了脾气,绿袍真的很难想象,自己的遭遇,会不会比死还要可怕百倍千倍。

  绿袍咬了咬牙,决定还是先试试对方的深浅,毕竟自己带了这么多的手下,有着绝对性的人数优势,当真动起手来,就算不敌,拖住的时间也足够自己脱身。

  到时候将事情的经过与宗主述说,自己带去的一百杀手都不是这伙神秘队伍的对手,就算自己逃亡回来,宗主也不至于要了自己的性命。

  绿袍深吸一口气,终是下定了决心,身形一闪,已然来到自身队伍的最后方,然后尖着嗓子说道:“上!”

  一百名幽冥宗的杀手,早就被训练成了毫不惧怕死亡的死士,伴随着绿袍的一声令下,提着武器,全都朝着那神秘的队伍冲杀了过去。

  可是,更加诡异的一幕发生了,那突然出现的阴兵借道的队伍,面对冲杀而来的一众死士,脚步不停,继续前行。

  而那些幽冥宗的杀手们,刚刚靠近阴兵队伍,却是一个接着一个的倒下,就如同真的被阴兵队伍勾去了魂魄一样。

  当这支所谓的阴兵队伍,在提灯老人的带领下,完全自幽冥宗那百人杀手群中走过之时,那一百人的杀手,已经全部一动不动的倒在了地上,无人幸免!

  其余所有人,甚至包括花掌柜,都是深吸了一口凉气,他们已经察觉到,那一百名杀手,恐怕是无一生还了。

  “鬼……真的是鬼……”往往心思缜密之人,也最是胆小,看到了自己完全无法理解的一幕,绿袍的神经在这一瞬间,崩溃了。

  绿袍已经顾不得那身受重伤的同伴紫妖了,拔腿就跑,可是刚转过身子,却发现那名提灯的老者,不知道何时出现在了自己的身后,依旧是那提着灯笼的造型,背对着自己。

  “阴兵借道,生人绕行,既然不躲,便随老夫去吧。”老者悠悠的说道。

  “啊!”绿袍尖着嗓子惊叫,恐怖终于使他丧尸了理智,抬手便朝着那老者的后脑一掌拍了过去。

  可是,绿袍这一掌却只出了一半,便停在了半空,然后双眼一翻,便和那一百名杀手一样,瘫倒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