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发邮件至206942603@qq.com,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玄海萍客游 第二百九十三章 阿姊

换源阅读: 爱书采集| 2K小说|
  第二天一早阎九醒来的时候,阿蛮已经预备好了早餐,看着一桌子风丰盛的菜肴,阎九却是一脸的尴尬。

  虽然自己在深山老林里度过了整整十年的野人般的生活,但是平时自己所吃的食物,大部分都也以野兽飞禽为主,而阿蛮为阎九准备的菜肴,虽然看着色彩缤纷炫目无比,但是仔细一打量就可以发现,全都是各种各样的昆虫做的。

  对于这种昆虫盛宴,阎九这辈子还是第一次看见,难免的有些不知道该如何下口了。

  可是阿蛮却是一脸热情洋溢的坐在阎九的对面,笑呵呵的看着阎九,说道:“这可是招待贵客才会搬上卓的美味佳肴,你一定要好好尝尝。”

  阎九看着阿蛮那一脸天真的眼神,倒是没有任何参假的嫌疑,只能在心里暗叹了口气,用筷子随意夹起了一只用热油炸过的,不知道是什么的虫子放在了口中。

  结果这油炸虫子的味道却是鲜美无比,香脆可口,倒是瞬间让阎九食欲大振了起来,好好的吃了一顿昆虫盛宴,最后竟然还有一丝的意犹未尽。

  吃过早餐之后,阿蛮便领着阎九前往长老所居住的地方,是位于这座山丘最上方的位置,那里建筑着一座规模相对比较大的二层的木楼。

  木楼的楼前,有一座竹子搭建而成的篱笆小院,此时院中有一位二十七八岁的,皮肤略显黝黑的异族男子,手中一把长枪翻飞出道道令人炫目的枪影,掀起阵阵的呼啸破风之声,正在苦练枪法。

  阎九跟在阿蛮的身后,不禁打量过去,只见这男子长枪飞舞之间,倒隐隐的暗藏一骑当千之势,也算是一个用枪的高手,而枪法招式之上,似乎和九州中原流传下来的枪法,并没有太大的出入,都说天下武道殊途同归,看来果然如此了。

  阎九平时走路的声音便是很轻,几乎不会发出一丝一毫的声音,但是阿蛮不同,所以那舞枪的男子很快的便是发现了阿蛮与阎九二人的到来。

  男子最后又是舞出了一道漂亮的枪花,才收起了招式,将长枪背负于身后,对着阿蛮说道:“阿蛮,你回来了啊?”

  不过话音刚落,男子便是注意到了阿蛮身后的阎九,立刻露出了一脸警惕的神色,说道:“他是什么人?”

  “我的朋友。”阿蛮说道:“他帮了我很大的忙。”

  那男子撇了撇嘴,似乎并不太欢迎阎九,带着一丝敌意的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又对阿蛮说道:“中原人都很奸诈,你小心被他骗了。”

  南男子似乎故意用九州中原的语言说出了这番话,就像是故意让阎九听得明白一般。

  不过阎九倒是并不在意,将视线落在了远处,就像这男子此时已经化为了一片空气一般。

  那异族男子心中顿时便有些不快,指着阎九说道:“你来我们族中到底有何目的?”

  阎九呵呵一笑,依旧不看那异族男子,只是随口说道:“这其中缘由,阿蛮姑娘早便知晓。”

  “你!”异族男子心中大气,便朝着阎九走了过来,还不等阿蛮出言阻止,便是一把抓向了阎九的衣领。

  可是,这异族男子就感觉眼前忽然一花,却是不见了阎九的身影,心中大惊之下,猛得向后转身,发现阎九不知道用了什么身法,只在电光火石之间便是转到了他的身后,背负着双手,背对着他站在那里,仿佛自始自终,都没挪动过分毫一样。

  男子脸上大窘,不过也是明白这来自中原的男子似乎深藏不露,肯定是有些手段的。

  十万大山的古族族人虽然生性淳朴,但是争胜之心却是很强,所有的尊重便是要靠个人的实力讲话,这异族男子自然也是如此,立刻便燃起了争斗之心,向后迈出两步,手中长枪随之抖得笔直,枪尖抖动之间,便如同毒蛇触动一般,朝着阎九的后心刺去。

  阿蛮一声惊叫,也不曾料到这男子竟然冲动到了如此地步,面对自己带来的客人,还能突下杀手,但是心中却并不慌张,因为她可是最了解阎九的实力,这一枪对于阎九来说,那便如同小孩子的把戏一般。

  果然,阎九头也不回,右臂便是向后挥出,宽大的袍袖一挥一卷,便是将那根直刺而来的长枪卷在了袍袖之中。

  异族男子大惊,手中长枪被对方这么看似随意的反手用衣袖一卷,便再也刺不进去分毫,便只能反手用力去夺,可是这根追随了自己十几年的长枪,却是像生在了对方的身上一般,依旧纹丝不动。

  阎九叹了口气,手中长袍忽又一甩,异族男子就感觉虎口一阵酸麻,长枪便是脱手飞出,随着阎九衣袖的甩动,钉在了远处的篱笆栅栏之上,长枪枪杆不停的颤动,发出一阵嗡鸣之声,可是篱笆栅栏却完全没有任何的损坏颤动,可见这随手抛袖用力的巧妙了。

  “我……”异族男子目瞪口呆的看着双掌虎口已然发红,怔怔半晌说不出话来,不过最后还是暗叹了一声,十分直爽的说道:“我甘拜下风。”

  阎九摇头苦笑,这种事情自己遇到了实在太多,也不想多做纠缠,便转过身子冲着那异族男子点了点头,又对阿蛮说道:“阿蛮姑娘,你还是快去向长老通报了。”

  还不等阿蛮回应阎九,木楼的大门却在这个时候被人推开,走出一位年轻的女子,和阿蛮生得倒是有七八分的相像。

  “阿蛮?”那女子看到阿蛮,露出一脸的欣喜之色,快步走到阿蛮的面前,说道:“你回来了就好,可担心死我了。”

  “阿姊,我又不是小孩子了,没事的。”阿蛮撇了撇嘴,从怀中掏出那块玄蛇的残破鳞片,说道:“我拿到了,虽然不是整块的,不过应该也够用了吧。”

  阿蛮的姐姐微微一愣,一脸惊喜的说道:“你真的拿到玄蛇的鳞片了?”

  阿蛮嘿嘿一笑,指着阎九说道:“多亏他的帮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