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发邮件至206942603@qq.com,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星际能源攻略 037 逃亡

换源阅读: 2K小说|
  纪承衍满脑子的问号。

  星舰这才刚落地,能够有资格出去的用手指头都能数的出来,其中的绝大部分还在星舰上的顶层开各个星舰之间的视频会议,更别提会选择开走他那辆堪称奇葩的车的了。

  那车要不是他上次忘记关闭了密码锁,其实应该只有他一个人能用才对。

  “开走的是谁?”

  纪承衍这话倒不是在追责,这看守出入口的,尤其还同时负责着悬浮车库的,都是星舰上信得过的人,他也不觉得有人有这样的本事能够在谷队长的眼皮子底下直接开走了车,还闯出星舰的出口。

  只能说是,允许取车肯定是得到了授意的。

  不过认不出他的车,又应该不是他认识的人才对。

  毕竟,他那辆车经过了他的特殊改装,但凡是熟悉他的人都应该知道。

  “秦渊的人?”

  他能想到的也只有这么个解释。

  谷队长,也就是看着琼玥和璐璐把那辆车开出去的看守首领,刚想回答便听到了纪承衍紧接着的问句,他点了点头肯定了纪承衍的猜测。

  “是一个小姑娘和一个……应该是个男孩子吧,都穿着秦监理的私军的制服,和秦监理的光脑通讯确认过了,因为是接到了研发中心的研制降落衡云星探测器的工作的邀请,所以必须尽快赶过去。”谷队长从光脑上调出了监控,跟纪承衍认真地解释道,“我觉得这个理由是合理的,并且星舰要掌握更多的关于衡云星地表的情况,有这样的两个人作为信息的来源是有必要的。”

  “虽然秦监理这个人不能完全算是星舰上的,但是我觉得舰长应该是有这个资格要求情报的共享的,这本身也是给予了监理足够的权利之后必须尽到的义务。”

  “你做的很对。”纪承衍拍了拍他的肩膀。

  不过……开走了他的车,还能不能安全回来啊。

  纪承衍扭过头去表情有一瞬的僵硬。

  万一真出了什么事情,岂不是他确实跟陆琼这小子很犯冲?

  先是擂台的那破事,又是这属于他的悬浮车,好像他两扯上了什么关系的,便没好事。

  不过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什么坏消息传来,应该没出什么大事才对。

  纪承衍这么想着,从车库里开出了他哥的那辆悬浮车,从出口处疾驰而去,而他所开向的目标,正是远征星的另外一艘星舰的方向。

  -------------------------------------------------------

  “乒——”

  黑衣的少女身形一矮躲过了从她后面射来的子弹。

  枪确实是消音枪,可子弹打在舱板上还是不可避免地发出声音。

  少女冷冽的眉目间露出了一抹疑惑,可显然这个时候是没有多余的时间给她思考的。她一个伏地的翻滚让自己躲进了前方拐角的一堆物资箱的后头,抬手就是一道能源射击对准了热能传感发出的方向。

  她来不及确认枪有没有打中对方,而是飞快地蹬腿起身,朝着前方的走廊飞快地奔跑。

  “太嚣张了。”

  她口中喃喃道。

  这开枪的人简直是在无视其他人的存在。

  哪怕她确实是听到了什么并不应该听到的东西,而需要被杀人灭口,对面也不该行事如此高调,除非——

  正如他们话中所提到的,他们对星舰的掌控力恐怕已经……

  她并不是沿着直线跑动的,而是左右移动着。

  好在她的体术等级比后面的追击者要高上一截,要不是碍于对方的武器,尤其是防备武器的强度,让她不敢正面交战,否则这拖延的时间便足够后面的高阶异能者追上来了。

  而一旦出现精神力强度高到了体术防御的破防点的,她可没有第二条命可以混。

  要是这里是个建筑内部她早就选择跳窗逃走了。

  可此时她所在的地方,是星舰之中。

  外面确实有着将星舰固定起来的支架,可有支架让她攀爬逃离也没什么用处,为了保证每一艘停靠进停泊区的星舰有着足够的安全,一旦星舰的归属信号录入了对应的编号区,这玻璃顶之下的空间便成为了他们的掌控。

  开枪都这么肆无忌惮的话,她并不觉得他们会留下这样一个明显的逃生通道。

  她唯一能够指望的就是——

  这些人还没有将星舰内的所有势力都给统一了起来,只要能够下行到佣兵区中最为混乱的地方,她便有了逃脱的可能。

  一颗细小的尖锥子弹,饶是她已经在改换了路径,还是扎进了她的后心。

  她的喉咙里发出了一声闷哼,可她脚下的速度反而比之前还快了一倍。

  在这种急速的移动之中,她脸色的血色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褪去。

  她一个急转拐入了楼道,来不及锁上这门便已经听到了后面紧随而来的动静。

  一个身穿青蓝色制服的男人撞进了门,他的动作停顿了片刻,似乎是在判断着应该往楼上走还是往楼下走。

  然而他眼中厉光一闪,手中的枪支毫不犹豫地一转对着顶上开了一枪。

  一道黑影在枪支射出的同时像是闪电一般袭上了他的后颈,明明有子弹射中了什么东西的感觉,可他的后颈上猛然间嵌入了一对尖锐的牙齿,更是有一条毛茸茸的东西死命地勒住了他的脖子。

  本该柔软的东西内部像是有着钢筋一般,在收紧的同时传来了脖颈之中颈骨一寸寸断裂开的声音。

  黑影松开了缠绕的力道,这个追踪者的身体一软倒在了地上。

  现在可没时间得意这其实并不成功,但好在目的达成了的偷袭。

  冰寒的气息从门缝里透过来,人还未到异能便已经先到了。

  那黑影并不是人而是一只浑身漆黑的狐狸。身上的毛发间掺杂着血迹,看起来格外的狼狈。

  它的眼睛里掠过了一抹沉思,这种属于人的表情让狐狸的形态有那么些诡异。

  它并没有朝下走,而是几个跳跃间便落在了往上一层的半平台上。

  而后消失在了楼道口。

  几乎是在它拐过去的下一刻,穿着同样制服的两个年轻人推开了这扇楼道间的门。

  在他们的身上并没有任何的紧张情绪,就算一开门就看到了同伴的尸体也没有让他们的追击工作变得急迫起来。

  身上寒气森森的年轻人对着另一个低声说了句,另一人的手中硬币一抛,便直接踩上了上行的第一步台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