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发邮件至206942603@qq.com,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第2691章 她会,驱狼?

换源阅读: 爱书采集|
  “奴婢要去跟皇上说,奴婢要回师傅身边去!”

  这些日子,只要南烟一不顾忌自己的身子乱来,她就撒娇打滚的,偏偏南烟又吃她这一套,看着小姑娘赌气的样子,又好笑,又心软。

  “好好好,”

  南烟笑着,柔声哄她:“算本宫怕了你了,不开窗了。”

  “哼!”

  若水皱了皱鼻子,这才握着南烟一双手浸入热水里,因为刚刚吹了一阵子风,两手的确冻得跟冰块一样,乍一放进热水里,都没感觉了,被若水按着在水里泡了好一会儿,十指才恢复了直觉。

  脸色也稍稍恢复了红润。

  “唔……”

  南烟舒服的喟叹了一声。

  若水这才放心了,将那已经凉下来的水拿出去倒了,再回到屋子里,就看见南烟还是伸长脖子望着外面,问她:“皇上那边怎么样了?”

  若水将喷子放回到木架上,摇头道:“奴婢也不知道。”

  “本宫让听福去看看,他人呢?”

  “怕是还在那边盯着吧。奴婢刚刚从外面回来,看见沿路好多人,听说都是白龙城那边带过来的。”

  “没闹事吧。”

  “他们乖得很,进府之后,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南烟笑了笑。

  正说着,听福从外面小跑着进来,跪在南烟面前:“拜见娘娘。”

  “你可算回来了。”

  南烟忙问道:“外面怎么样?”

  听福说道:“奴婢在外面看着,白龙城的人到了都尉府之后,完全听从陈大人的调派,对了,他们那边几个家主,除了死了的那个,全都去觐见皇上了。”

  南烟问道:“那,皇上是如何安置的?”

  听福说道:“奴婢只听说,皇上让人把慕容家的和薛家的两位公子请下去,让人看起来。虽然不是关着,不过两个人一人一间屋,不能见面,里外都有人守着。”

  南烟点点头道:“这样的人,自然是要盯紧一些的。”

  她又问道:“还有呢?”

  听福说道:“还有就是,那位宋家的公子,跟皇上谈了不短的时间。”

  “宋家?”

  南烟眯着眼睛想了一会儿,说道:“是不是白龙城经营茶叶的宋家?”

  听福苦笑道:“这个,奴婢就不知道了。”

  南烟问道:“皇上跟他谈什么?”

  听福更是苦笑道:“这,奴婢就真的打听不到了。”

  “哦。”

  南烟点点头,心里也笑了起来,自己这样问是真的为难听福了,他毕竟也只是在后宫服侍自己的小太监,是不能轻易去打听前朝的事务的,能听到这些,也算是不错了。

  听福转了转眼珠,接着说道:“不过,奴婢听见在皇上跟前服侍的顺公公他们说起,只怕那宋公子要跟当初的薛大人一样,跟着皇上回京办事呢。”

  “哦?”

  若水在一旁,突然问道:“他,他不会是个女的假扮的吧?”

  一听这话,南烟忍不住笑了起来。

  听福也笑了,说道:“小姑奶奶,哪来那么多女扮男装的。再说了,我看那宋公子虽然人不高大,却也是器宇轩昂,颇有几分当初简大人的风采呢。”

  “哦?”

  南烟听到这话,眼睛亮了一下。

  要知道,不管是朝廷里,还是祝烽的身边,都需要像简若丞这样正直而坚毅的人,可惜,简若丞已经离开了好多年了。

  如今,若真能得一个像他的人,那也不错啊。

  但随即,她的心情又黯了下来。

  她没有忘记,简若丞是因为什么而离开,简家的灭门惨案,这么多年了,还一直没有头绪,他也一直消失在了茫茫人海中。

  就算有千万人如他,可终究不是他。

  简若丞,他在哪里?

  现在的他,又是如何呢?

  眼看着南烟的神情有些失落,若水到她身边服侍了那么久,早已经知晓了这位贵妃娘娘过去的事,而她的过往中有一个避不开的名字,就是简若丞。

  听福一提这个名字,她整个人心情都变了。

  于是立刻打岔道:“那,白龙城不是有五大家族过来吗?除了死了的那个,关起来的两个,和这个宋公子之外,还有一个是谁啊?”

  一提起这个,听福的眼睛也亮了。

  他凑上前来,压低声音说道:“我正是回来向娘娘禀报这个呢。”

  “嗯?”

  南烟原本情绪还有些低落,突然见他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便收回心神,问道:“怎么了?还有一家是哪家?”

  听福说道:“还有一家姓谢的,听说是在白龙城中经营铁器。娘娘可知道,他们派来的是个什么人?”

  “什么人?”

  “是个姑娘,说是谢家的大小姐,年纪轻轻,出落得水灵灵的,跟一朵花儿一样。”

  “哦?”

  南烟一听居然有个小姐过来,也来了精神:“居然有一家人,派出女子前来谈判?”

  “是啊,”

  听福点点头,又接着说道:“不过,这还不算稀奇的。”

  若水听了,睁大眼睛问道:“稀奇?她身上有什么稀罕事?”

  听福道:“我听下面的人,尤其是他们白龙城过来的一些人说起,这位谢小姐有一件世人都没有的本事,她,能驱狼。”

  “什么?!”

  南烟一听,忽的一怔。

  “你说,她会,驱狼?”

  “是啊,”

  听福说道:“不止是他们那边的人,连跟着黎指挥使出去办差的那些锦衣卫回来都说,他们亲眼看到的,半路上他们遭了狼,那些野狼一个个凶残狡猾,可一遇到这姑娘,乖得跟哈巴狗一样,让来就来,让走就走。”

  若水惊道:“还有这样的事,可真是稀罕。”

  听福道:“这,这也不算顶稀罕了。”

  “什么?还有什么更稀罕的?”

  “当然,”

  听福说着,又看向南烟,笑着说道:“这事儿,大家都背地里说,不敢当着黎指挥使的面说。这位谢小姐不知怎的,一路上就黏着黎指挥使,撵都撵不走。”

  “……”

  南烟听得心中一动。

  她坐直了身子,问道:“那姑娘叫什么名字?”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了小顺子的声音:“贵妃娘娘,白龙城谢家小姐专程过来拜见贵妃娘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