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发邮件至206942603@qq.com,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假装是个boss 第九十章:魔童的梦境

换源阅读: 爱书采集|
  梦是记忆的另一个匣子。

  有时候人们相信梦中的警示是不无道理的。

  第八层堡垒开启的前一夜,唐闲将自己的往事告诉了黎小虞。

  那一夜里他做了个梦。

  在梦里他见到了两个世界的交叠,见到了石像怀抱里的婴儿,亦见到了那个婴儿对自己说,绝对不要前往第八层。

  唐闲并不在意梦境。毕竟他也做过自己吃龙肉的梦。不过唐飞机还是活的好好的。

  只是那个夜晚之后,唐闲还是觉得那个梦来的太过巧合。

  这简直就像是自己拥有了一种近乎先知的预警能力。

  如果说梦里的一切环境,都取自于现实,只不过是经过了抽象化的处理,那么自己是否真的去过了那个地方?

  那个被父亲称之为两个世界交界之处,人类尚未为之命名的地方。

  在那个梦里他梦见了许多巨大的植物,依傍在人类建筑的边缘上,就像是百川市的外围。

  在梦里他还听到过龙吟与狐啸。

  现在想来,那只狐狸是卿九玉吗?那条龙是唐飞机吗?

  如果真是如此,那这个梦所揭示的东西,还真不少。

  午夜时分,唐闲还在睡梦中,这一次他又做了一个怪梦。

  梦境总是没头没脑的。做梦的人也很难知觉到这是梦境。

  但唐闲很容易就能察觉到。

  他很奇怪,这真的算是梦吗?

  看着自己的双手,小小的,就像是还在学习走路的孩子那般细小。

  周遭的场景,看起来是某处金字塔里。

  但这里有着唐闲不曾见过的精密仪器,整个场景也带着一种神圣而庄严的气息。

  巨大的充满未来感的机械林立在其间。

  他呆呆的看着这一切,回想着这里到底是哪里。

  这应该不是任何一座已知的金字塔。

  金字塔的层级与层级间,会有如同游戏里一般夸张的文明断层。

  而在这里,即便是黎家所开拓的第八层建筑,也完全无法与这里相比。

  闪烁着银色光芒的机械生命体走过。

  或许是因为自己的身体太过矮小了,这些两米多的白银之躯,在唐闲看来如同庞然大物。

  他看着那些刻画在白银之躯上的纹路,猛然想起了审判骑士。

  只是那些审判骑士又被叫做青铜兵马俑。

  唐闲推测着,这莫非是更高一个版本的审判骑士?

  他没得及多想,就被一个坚硬的投掷物砸伤。

  像是金属球状物,从不远处被扔了过来。

  “砸中了哦,塞壬你快看他,流血了,真好看。”

  “乌拉诺斯,我说过,不要讥笑他,让他知道自己是个废物了,他又会消沉了。”

  不该有疼痛感的,唐闲这么想着。

  人类对待自己的进攻,应该是会被消解掉,不该有疼痛感,也不该能让自己受伤。

  唐闲按着自己的伤口处。满手都是血。

  那颗砸中他的金属球上,也沾染着血迹。

  转过身,顺着声音望去。

  那是三个看起来与梦中的自己差不多大的孩子,一个小女孩儿沉默的望着自己。

  另外两个,便该是称叫做塞壬和乌拉诺斯的两个人。

  唐闲完全想不起这里是哪里,只是本能的,觉得厌恶。

  他很想出手教训那两个孩子,但是当他试图这么做的时候,却看到了自己。

  就像是视角陡然间发生了变化。

  他看到了那个小小的自己,那个时候穿着洁白干净的衣服,就像是某种实验体。

  然后那个小小的自己,恶狠狠的盯着那边的三个人——再昏死过去。

  看着像是三两岁的孩子,却能流出这么多血。

  这个时候唐闲才发现,这款游戏,大概是从第一人称变成了第三人称。

  他变成了一个观察者。

  他试着发出声音,试着做一些吸引人的动作,但没有人能够听到,也没有人能够看到。

  就像是不存在一样。

  唐闲没有纠结这个现象,这样也好,或许可以更好的观察梦境?

  但他走了一会儿,才发现无法离开那个昏倒的小孩太远,周边就像是有着一道无形的结界。

  类似于未开放的区域。

  他只能在那个年幼小孩的附近游走,观察,思考。

  很快出现了其他人,穿着类似医护人员的工作服,带着焦急的神情,将昏迷的小孩抱走。

  视野也随着小男孩的偏移,再次发生变动。

  在医护工作者的救治下,那个小男孩很快恢复了过来。

  他一清醒,唐闲便发现自己就又回到了那个小男孩的身体里。

  像是他的灵魂。

  他看着自己的双手,想要吐槽这种有趣的体验。

  却没办法开口,那个小男孩没有说出唐闲风格的话语。

  他也没有随着唐闲的意志而有所动作。

  他就是坐在病床上,看着那些冰冷的机械仪器,眼泪啪嗒的。

  三两岁的孩子哭起来,几乎不会有那种沉默无声的哭泣,大多都是嚎啕大哭,巴不得引起大人的注意。

  因为哭大概是少数表达自己需求的方式。

  但这个小小的“唐闲”,只是低声的抽泣着。

  没有人会来帮他。

  所能换来的最好的结果,也就是这个样子了。

  哭的再大声些似乎也只是徒增烦劳。

  或许还会引来别的人欺负自己?

  唐闲静静的思考着,这是三岁前的自己吗?

  这是自己记忆里丢失的那一部分吗?

  没有回答。

  小小的“唐闲”在休息了一会儿后,就离开了病床。

  尽管这里的治疗技术,在治疗皮肉伤势上,几乎可以说是速愈,但他的头部还是被包扎的像个木乃伊。

  他走在空寂的走廊上,偶尔能听到远处传来的淡淡的笑声,笑声中带着讥讽。

  但这个孩子还是顺着声音走了过去。

  那是一间小小的活动室。

  但看起来也是这些个孩子学习的地方。

  因为有一块巨大的电子写字板。

  上面还有一些很奇怪的知识,唐闲望过去,发现大多都是矿区知识。

  他的确在进入学区的时候,就觉得很多矿区知识信手拈来。

  但又不知道这种熟悉感来自于哪里。

  或者自己很小的时候,真的学过?

  唐闲没来得及想太深入,便被一众嘲笑声给打断了思路。

  “你看,康斯坦丁,我说了吧,医生一定会将他包的跟粽子一样,因为我特别叮嘱了啊,一定要包的像个……”

  唐闲没有再去听这些声音。

  在他的眼里这些孩子,看起来都很相似,面部也很模糊。

  大概就像是记忆里有过这些人,但样子的确记不住了。

  也唯有眼睛,是能够清晰看见的。

  没有那种二三岁孩子的天真无邪,眼神冷漠的像个大人。

  如今的唐闲,当然理解这些眼神里的意思。

  原来自己也被霸凌过啊。

  虽然不确定这个小孩子是否是自己。

  唐闲没有很愤怒,只是在想这里到底是哪里?

  是那座真正的堡垒吗?

  其余六个人,看起来就像是自己的对立面。

  他们带着漠然和嘲弄的神情,用各种探讨语气的口吻来剖析自己。

  一个个都在证明自己是怎么的愚蠢。

  类似于为何七个神明里,会有像是自己一样的废物。

  这里果然是一间教室的,在小男孩孤独的坐在角落里,听着奚落后不久,便来了老师。

  老师是一个女人,有了身孕。

  声音很熟悉很熟悉。

  唐闲却就是无法在这个梦里想起来她是谁。

  她的面容和其他几个孩子一样,模模糊糊的。

  课堂上的内容,是一些人类世界的知识,并非是常识,而是一些高级的物理和数学相关的知识。

  梦里的时间总是诡异的,这堂课看起来很长很长。

  似乎有无数堂课的记忆交织穿插在其中。

  这些知识很驳杂,有的是矿区的知识,有的是人类世界的知识。

  其间还有一些模糊的,或者说一闪而逝的不怎么美好的记忆。

  比如被欺负。

  唐闲从这些记忆里,得到了这几个孩子的名字。

  康斯坦丁,塞壬,乌拉诺斯,句芒,羲和,迦尼萨。

  不过还是不知道他们的样子。

  但三岁的孩子,基本属于挂着奶嘴也不会有任何违和感的年纪。

  即便这些人的样子清晰起来,二十多年后,也无法认出来。

  其中句芒是一个女孩子,相比起其他人,句芒倒只是显得冷漠,对这个小小的唐闲,没有怎么去欺凌,更像是看一个无关的存在。

  弄清了这些人的名字,唐闲却还是不知道自己的称呼。

  或者说这个小孩子的称呼,他都是被其他人称作废物,白痴,残次品。

  像是一个异类。这种感觉让唐闲觉得有些新奇。

  毕竟一直以来,都是他在鄙视别人。

  那个老师,上课也从来不点自己的名。

  会同样的用厌恶的神情看着唐闲。

  哪怕那道声音是如此的熟悉,与这些人带着厌恶感的熟悉不同,是一种极为亲切的熟悉。

  但感觉与现实却不一样,她的笑容该是很美丽的,却只留给了其他孩子。

  更多时候,这个年幼的“唐闲”,就是在认认真真的记着女人说过的话,学习着种种知识。

  忍受着种种不带感情,却足以让人感到羞辱的挖苦和讥讽。

  这个地方,大多时候只有九个人。

  那个女老师和她的丈夫,然后便是七个孩子。

  大家聚集在这里,像是带着某种使命,男人和女人负责传道授业解惑。

  孩子们则像是要尽可能的丰富对世界的认知,然后去继承这个世界一般。

  在像是机械神座一般的大殿里,他们住在这里,食物,水源,各种用品并不需要担心。

  对于其他人来说,这里也并非只有无趣的学习。

  在学习之余,欺负残次品似乎是其他几个男孩子乐此不疲的消遣。

  天下间的欺凌,其实都是一样的。

  只是在这里,等级制度似乎更加明显,大家都在讨好那个叫康斯坦丁的孩子。

  似乎未来他就是这个世界的主宰一样。

  等级制度的另一个体现便是欺侮唐闲这个残次品。

  整个梦断断续续的,有一种强烈的断层感。

  唐闲好几次感觉到自己该是要醒了,但就是没有醒过来。

  每次出现这种情况,就是被当做残次品的孩子,被其他孩子殴打折磨到昏死过去的时候。

  很难想象,这些孩子就像是天生有着怪力一样,他们下起手来,根本没有任何顾忌。

  像梦开始那般被砸的头破血流那样的事情,根本就是家常便饭。

  因为是在梦中,唐闲觉得一切就像是一个故事。

  他很少感动于赚人眼泪的故事,人生里也几乎没有过落泪的时刻。

  该是没有的吧?

  唐闲自己也想不起来。

  只是用一人称的视角,感受着这个孩子被种种欺侮的时候。

  在见到这个孩子于最冷清的角落里,蜷缩着哭泣的时候,唐闲的心还是有所抽动。

  没有人在乎他。

  更不会有人爱他。

  无法逃离,也没有人会来拯救自己。

  在那个对世界还在定性,世界观还在碎片阶段的时期,这个孩子就已经开始经受生而为人最为黑暗的经历。

  ——学习是除了食物之外最有意思的事情。

  唐闲在看到那个孩子写下这句话的时候,整个意识一滞。

  就像是原本模糊的面纱,忽然间被风吹开。

  那个孩子写着这句话,唐闲忽然能够明白那种绝望。

  哪怕上课的老师,那个印象里该是很温柔的女人也从来不搭理自己。

  但至少在课堂上,这些人不会欺侮自己。

  所以学习是一件快乐的事情。

  知识灌注的时候,起码还不会想起种种难堪的经历。

  也许只有那个短暂的时间里,才会有活着的感觉。

  当然,他表现出的认真也成了嘲笑他的来源。

  “高等的生命,怎么会惦念口腹之欲?残次品就是残次品,老师,你说对吗?”

  “是的哦,我亲爱的康斯坦丁。”

  “你们看他的样子,真可笑,他是在思考吗?这些简单的知识,是否对他来说难以理解?看来他不只是一个天赋上的残次品。”

  “我们为什么要跟这么愚蠢卑劣的退化种生活在一起?”

  “是啊,老师,他在这里的意义是什么呢?”

  “喂,笨蛋,你活着的意义是什么啊?你根本不配来这里!”

  这样的对话总是经常出现。

  很多次都会提及那个问题——在这里的意义是什么呢?

  唐闲的心里升起了难过的情绪。他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情绪。

  那个年幼的孩子,该是会很痛苦吧?

  那个孩子或许正在苦苦思索自己生存的意义,但唐闲却是知道的。

  答案无比的残忍。

  但唐闲也有一些疑惑。

  为什么会对那个女人有亲近的感觉呢?

  这样的孩子,怎么可能一直会活下去?

  命运是否在某一刻,为这个孩子,为年幼的自己,带来了巨大的转变?

  又或者……这不过就是一个古怪的,没头没脑的梦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