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发邮件至206942603@qq.com,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歌手中的泥石流 82.送给小燃的一首歌

换源阅读: 爱书采集|
  面对着这阵忽如其来的寒意,陆小燃果断选择了闭嘴。

  头部连续撞击是什么情况?学长你跟故事中的女主到底有多大仇,非要跟她的脑袋过不去?

  不停地撞到脑袋……

  这样的死法,总觉得还是很喜感啊……

  于跃看着陆小燃欲言又止的模样,哈哈大笑,然后就从书包里拿出一个民用版的防暴头盔,扣在了陆小燃的脑袋上。

  陆小燃:……

  你这书包里还有什么奇怪的东西,能够一起拿出来吗?

  正所谓,上山容易下山难,两人下山的时候,要比上山的时候更加困难一点。

  所以走的更加小心翼翼。

  路过小水沟时,放乌龟的大爷还在。

  跟大爷道别之后,于跃问道:“真不打算让女主淹死在这个小水沟里?我觉得剧情挺合情合理的。”

  “你觉得如果真是这样,那跟在后面的波波会不把女主从水沟里拉出来?而且即便是真的一个人拖不动,只是把她的头抱住,也不至于淹死,女主总会被后面跟来的其他小伙伴给救起来的吧。”

  “这倒也是。那这么说,其实滚下山也不靠谱了。因为不管女主怎么死,波波这个当事人都是目击者,这里的山坡比较缓,树木也比较多,波波看到之后,怎么也不可能不去帮忙就吓得跑掉的。”

  “所以……”

  “所以只能找个悬崖峭壁让女主摔下去了。”

  “看来也只能这样了。”

  于跃想着武侠小说中,似乎主角们掉下悬崖之后,都能找到绝世神功,然后一统江湖。

  自己要不也把剧情改一改?

  女主以幽冥之体,修炼出绝世鬼功,出山后吊打各路僧侣道士。

  这样说不定能够成就一部经典的鬼片。

  ……

  下山的路越走越轻松,不多一会,两人就走回了平坦的小径,看见前面不远处的小桥,于跃想起了之前陆小燃问的话。

  学长,你在这样的环境里面,就没有点灵感什么的?

  于跃会心一笑。

  “小燃,你想不想听歌?”

  “嗯嗯!”陆小燃连连点头。

  瞬间变成了小迷妹一枚。

  于跃将陆小燃拉到桥上。

  “你在桥上站好。”

  陆小燃不知道于跃要干什么。只能看着于跃又跑下了桥,跳进了干涸的河床上,站在桥下与陆小燃对视着。

  小桥的位置在山脚,来往的人虽然比较少,但是依然会有一些登山客,或者附近的居民在此休憩。

  此刻就有一行人,来到了小桥边。

  他们是正在竹林拍摄婚纱照的新人和摄影师及其助理。

  一行人看着桥上桥下的这一对少男少女,有些好奇他们要干什么。

  “小燃,这首歌叫《小桥》,你要好好听哦。”

  “好。”

  看着旁边有人路过,陆小燃的表情还是有些略微有些窘迫。

  下午的阳光十分的灿烂,照射在于跃的脸上,显得十分的耀眼。

  而比阳光更加灿烂的,是于跃脸上带着的笑容。

  也让陆小燃窘迫的心情,放松了不少。

  ~

  小桥她站在小溪上

  小溪她缠在小村旁

  小村她是个美脸蛋的姑娘

  哦姑娘她的小手儿撑在小桥上

  ……

  陆小燃红着脸,默默地将放在桥栏上的小手放了下来,背在身后。但是不停搅动着的双手手指和被人注视下而羞红脸的双颊,依然出卖了她内心越搅越乱的思绪。

  拍婚纱照的小情侣原本就心情非常的好,现在又看到这眼前让人心动的一幕,仿佛看到他们当初从相知相遇到即将步入婚姻殿堂的一幕幕光景,不由的会心一笑。

  笑的那么的甜蜜。

  而摄影师充分发挥了他从业二十年的素养,关掉了闪光灯和快门声,从多个角度将这一幕拍下。

  他决定回去之后要好好筛选一下这些照片,然后把这组照片定名为“萌动”。

  陆小燃渐渐沉浸在于跃的歌声之中,这一刻,她似乎忘记了身边还有其他的人,收获的只有满满的感动。

  直到歌声结束之后,这两人才又不好意思各自低下了头去。

  空气中带着一丝丝的旖旎和尴尬。

  旁边的摄影团队也没有打扰两人,只是悄悄的从桥上走过,离开了此地。

  周围变得十分安静,只有时不时的鸟鸣声触动着两人的心弦。

  于跃开始有些不知所措了起来。

  这歌已经唱完了,接下来该如何是好啊?

  是不是该打车回学校了?

  于跃虽然有些别人的记忆,但是这更像是看过的电影一般。

  他本人却是实打实的没有谈过恋爱。

  谁来告诉我该怎么办?

  我也只是一个孩子啊!

  “今天天气好热啊,要不咱们回去吧。”于跃目光游离的看着周围,他现在只想逃离出这个被自己一手营造出来的氛围。

  “嗯。”陆小燃也深吸一口气,将心中的羞涩之情压下。

  然后轻轻说了一句。

  “好听。”

  于跃应了一声之后,两人又变得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歌是……送给我的吗?”

  “嗯。”于跃点点头。

  “小溪、小桥、小村……”陆小燃睁着明亮的眸子,问道:“学长的这首歌……是事先就写好了?这是有什么预谋吗?”

  “这个……”于跃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天地良心,这真是自己在下山的时候,才忽然想起来的一首歌。

  但是,这又没办法跟陆小燃解释。

  自己总不能明说,这不是自己的歌,是暗杠的吧。

  鬼知道暗杠是谁?听名字还以为是麻将桌上的某个赌鬼呢!

  不过,话说回来,自己都已经抄了暗杠的两首歌了,一首《童话镇》,一首现在的《小桥》。

  也不知道他会不会踏破虚空,跑过来跟自己要版权费。

  面对这陆小燃的问题,于跃支支吾吾的没有开口。

  他怕解释不好,会让陆小燃不高兴。

  “我们回去吧。”

  陆小燃也没把这事放在心上,心情愉快的踏上了回去的道路。

  有这么一首专门送给自己的歌曲他已经很开心了。

  于跃却在一旁患得患失。

  自己这件事没解释清楚,会不会引起小燃的反感啊。

  她不会认为我有什么企图吧。

  回去到底要不要跟她解释清楚呢?

  要不要呢?

  好烦呐。

  ……

  推荐一下李晋的《扬州》,本人作为一个在金陵打拼的广陵人,为自己家乡疯狂打call一波。

  另外说一下暗杠,放在上面怕破坏阅读感,所以把这段移了下来。

  这是一位对音乐态度很端正的音乐人。

  他一向不喜欢录音棚的录歌方式。

  因为他认为一句一句录歌的方式是不好的,是没有灵魂的。

  认为大家唱的每一遍歌曲,都是带有不同感情的,如果一句一句的录制歌曲,就会破坏掉这样的感情。

  所以他在录制歌曲的时候,每次都是一遍到底,有瑕疵就再次从头到尾的唱一遍,这样一整便一整便的录制,直到选择出最好的版本为止。

  他好像在某鱼也有直播间。

  另外有没有杠姐的的粉丝,帮我也向杠姐打个招呼,就说有个沙雕写手在帮他推荐歌曲呢。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