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发邮件至206942603@qq.com,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歌手中的泥石流 60.一个可怕的念头

换源阅读: 爱书采集|
  哎……

  为什么你是这样的学长?

  我陆小燃真的就这么悲惨的吗?

  韦贝蓓看了看于跃,又看了看陆小燃。

  “小燃,外面那个白痴似乎看上你了!正在向你招手呢。”

  陆小燃:……

  韦贝蓓又看了看于跃,说道:“嗯……虽然行为白痴了一点,但是貌似长得很不错啊,你不看一眼,说不定是你的菜呢?”

  韦贝蓓愈发的幸灾乐祸。

  陆小燃:……

  于跃一直在那里招手,像是鬼畜视频一般的反复抽搐着。

  “他好像卡住了……为什么一直重复一个动作?”

  陆小燃:……

  陆小燃木然的抬起头,向于跃招了招手,示意他进来吧。

  “你竟然还招呼他进来!”韦贝蓓惊奇的问道。

  陆小燃不说话。

  “不像你的风格啊?”

  陆小燃依然没有说话。

  韦贝蓓这才反应过来,他俩可能是认识的。

  “难道你们认识?”

  陆小燃还是不说话。

  我靠!

  绝对是这样!

  这朵奇葩竟然跟陆小燃认识!

  “同学?”韦贝蓓问道。

  “不是,你别管。”

  “哦。”

  说话间,于跃已经走到了她俩的旁边。

  “没想到这么巧,在这都能碰到你。”

  于跃的声音有点沙哑,这两天又是排练又是录歌,没能保护好嗓子。

  而且精神也不是很好,有点疲惫。

  说完话后,他也不管陆小燃答应不答应,就一屁股坐到了她旁边。

  韦贝蓓一脸惊奇的看着他,于跃见对面这个姑娘看着自己,连忙打起了招呼:“你好,我叫于跃,陆小燃的朋友。”

  “我叫韦贝蓓。”

  陆小燃想到于跃一路滑过来,又一头撞在玻璃上,问道:“学长,你刚才这是……行为艺术?”

  于跃也是很不好意思。

  “呃……不是啊。这是商场的要求啊,真是太奇怪了!”

  陆小燃:???

  韦贝蓓:???

  商场的要求?

  “就是那个啊。”于跃指着远处地上站立放置的一个黄色三角牌,上面还有红色的字。

  陆小燃视力很好,看的清上面写的是“小心地滑”。

  “是吧?商场的工作人员立个牌子让我小心的滑过来,我也不能做个杠精,非要走过来吧!所以只能小心翼翼的滑过来了。”

  说到这,于跃的气就不打一处来:“我这已经够小心的了,没想到还是摔了一跤,撞到了玻璃上。你说这商场缺不缺德?好好的路,不让人正常的走,非要让人滑,是不是脑子有问题!我是不是可以找商场负责人索赔医药费?”

  陆小燃:……

  韦贝蓓:……

  陆小燃无奈的叹了口气。

  脑子有问题的是学长您吧……

  “小心地滑”这四个字是这么理解的吗?你以为我书比你少读一年,你就可以这样骗我?

  不过听着于跃有些沙哑的声音,又看到于跃额头上已经肿起来的包,陆小燃又有些心疼,伸出手帮他揉了揉。

  原本撞过之后已经不怎么疼的于跃,被陆小燃这么一揉,立刻又疼得龇牙咧嘴了起来。

  又不愿意就这么躲开。

  陆小燃见于跃果然是有点疼得,又努力地去揉。

  于是,于跃就更加觉得疼。

  陆小燃就又加大了力度……

  然后于跃……

  如此循环。

  ……

  韦贝蓓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这两人,用力的猛吸着口中的吸管,面前原本足足有三分之二的奶茶,正在以极快的速度下降。

  瞬间见底。

  我韦贝蓓敢以未来的前男友的生命发誓,这两人绝对有奸情!

  妥妥的!

  她陆小燃什么时候对一个男生露出过这么温柔的表情了?

  还这么亲密的揉额头?

  还舍不得放手!你敢信?

  老娘我认识陆小燃十年了,都没有过这种待遇好不好!

  说这两人没有奸情,我韦贝蓓第一个就不信!

  ……

  好半天,这两人才折腾完。

  “学长你怎么会一个人在这逛街?”

  “因为无聊啊。”于跃无奈的说道:“不逛街我还能干吗,在公园的长凳上坐两个小时吗?”

  陆小燃:……

  韦贝蓓:……

  “我是问……你为什么不呆在家里,而是一个人出来逛街……”

  “因为有事啊,谁没事会出来乱跑?”

  陆小燃:……

  韦贝蓓:……

  哼!学长,你槽子有坑吧!

  于跃招呼了一下服务员过来,点了些东西。

  今天徐老板的老婆在家,所以两人中午也能吃顿饱饭,于跃现在倒是也不饿。

  只不过既然人已经坐进来了,干坐着也不好,就点了一杯柠檬茶和一块奶油可丽饼。

  对于跃来说,像泡芙、可丽饼这些长的就很可爱、还包着鲜奶油馅的小点心吃起来特别有意思,那鲜奶油挤进嘴里的感觉,松松软软的,妙不可言。

  于跃一边吃着甜点,一边把自己今天的行程说了一下。

  “又是排练又是录歌,挺辛苦的吧,我听你说话的时候你喉咙都沙哑了。”

  “嗯,昨天跟乐队排练了一下午,今天录制歌曲又录了六个小时,喉咙是有点吃不消,感觉要发炎了。”

  “录制什么歌曲,要录六个小时?”

  “六个小时录好两首歌已经很快的了,上次我们去的时候,五个小时也才录了一首《可能否》。”

  韦贝蓓一直默默地听着两人的对话。她低着头,眼睛瞪得老圆,麻薯一个又一个的被她塞进嘴里。

  很快,她的两个腮帮里就塞满了麻薯,鼓鼓囊囊的,活脱脱的像只戴着眼镜的仓鼠。

  此刻,她正在消化着这两个人的对话。

  录歌?

  小样?

  排练?

  乐队?

  听着怎么这么像偶像剧的剧情呢?

  难道是一个传说中的歌手?

  可韦贝蓓一想到这家伙刚才逗比的行为,又是一阵心虚。

  就这个莫名其妙出现的家伙,也能使歌手?

  怎么就感觉这么不真实呢?

  ……

  聊了一阵子,于跃看时间也差不多了,就告辞了。

  今天录歌有点累,他打算去酒吧的后台再休息一会。

  待于跃离开,韦贝蓓向陆小燃问道:“他是……歌手?”

  “嗯,我一个学长,民谣歌手。”

  “怎么认识的,不会是骗子吧?”韦贝蓓指着窗外的地面说道:“正常人能干这事?”

  陆小燃:……

  “嗯……他是个不那么正常的歌手……”

  “骚货,我怎么总感觉你是被骗了?如果他也能是歌手,那这个世界也太不真实了吧!”

  陆小燃摇摇头:“你就别瞎操心了。金陵的民谣圈子我好歹也呆了这么久了,他是不是歌手我能不知道吗?”

  韦贝蓓想想也是,大部分的时候,陆小燃还是鬼精鬼精的,想骗到她挺难。

  “嘿嘿嘿嘿,我看你对他挺关心的嘛~又是喉咙哑了,又是揉额头的。你就没有什么想坦白的?”

  “没有,我们就是普通的朋友罢了。”

  “你这是欲盖弥彰哦。这春天来了,猫都整夜整夜的在外面乱叫个没完,我就不信你在那个大环境下没动春心。况且,你这个学长长得还不错哦。”

  “你才动春心呢!你个腐女,别拿我跟猫比。”陆小燃没好气道。

  “羞恼成怒!妥妥的羞恼成怒!”韦贝蓓哈哈直乐,笑道:“你们到底什么情况?说说看,我现在非常的好奇!”

  “去去去,跟你说了我们只是朋友,你非不信。”

  “恩恩,是普通朋友!我信了。”韦贝蓓捏了捏陆小燃的脸蛋,说道:“这脸都红成猴屁股了,还说普通朋友!”

  听到这话,陆小燃这回真的羞恼成怒了:“就是普通朋友!最多算是有共同爱好的朋友!我看你才是真正的开始春心荡漾了!”

  “对啊,我就是春心荡漾了呀。”韦贝蓓非常惋惜的说道:“可惜学校不准早恋,教导处的那个扑克脸主任,那是看见一对逮一对。搞得我们跟待在监狱里似的,只能看漫画解馋。所以本姑娘只能把这种事情寄托在你的身上了。”

  韦贝蓓看着空掉的杯子和盘子,有点后悔吃的那么快了。继续说道:“既然我都已经把精神寄托在你身上了,所以你要把我的那一份也补上!那就是一定要做一个荡妇!一定脚踏个三五条船!一定要把这帮男生玩弄于鼓掌之间!这种事情,想想就带劲!”

  说完,韦贝蓓还做了一个全部捏在手里的手势,并向陆小燃抛了个媚眼。

  骚货,我看好你呦~

  “哎……包子,你已经走火入魔了。”陆小燃摇头道:“回去少看点奇奇怪怪的漫画吧,弘扬正能量才是我们这些即将踏入新世纪的青少年应该做的事情。”

  韦贝蓓:……

  弘扬正能量?

  骚货你什么时候这么积极向上了?

  你早上来我家之前吃了什么?把脑子都吃坏了!

  两人又叽叽喳喳的互怼了一阵子,才离开甜品店。

  走的时候,陆小燃去结账,却被告知,刚才离开的年轻人已经把账给结了。

  “他什么时候结的账?我怎么没有看到?”

  韦贝蓓也耸了耸肩,貌似他刚才离开时是直接出的店门吧?

  还真是一个神奇的家伙。

  陆小燃查看了一下账单,记住了自己和韦贝蓓的消费金额,打算下次看于跃时,把钱还给他。

  出了店门,韦贝蓓拉着她去上厕所,而拖地的大娘此刻正打扫着厕所门口的区域。

  看着地上放着的熟悉的三角牌,陆小燃脑海里忽然出现了一个可怕的念头。

  自己要不要像学长那样,也一路滑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