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发邮件至206942603@qq.com,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歌手中的泥石流 48.我于跃铁骨铮铮!

换源阅读: 爱书采集|
  第二天一早,于跃坐在坐位上,打开保温杯,喝了一口水,苦着脸想着要什么时候才能把故事写好。

  此刻,米奕甜转过头来,直愣愣的看着于跃,眼睛都不带眨的。

  看得于跃心里发毛。

  “怎么了……这是?”

  “我昨天晚上睡不着,就在想一个问题哦。”

  “嗯,你说。”

  “我在想,于跃你又会弹吉他,又会唱歌,现在还会写歌。那么,你以后会不会成为歌星啊?”

  听到这话于跃还没开始说什么,朱还先乐了起来。

  就好像听到了一个非常好像的笑话!

  “哈哈哈哈,就他还成为歌星?米奕甜你在搞笑吗?成为歌星的那些潜质里面,他有哪点?”

  朱还扒着手指头数着:“第一唱歌,他会唱歌吗?嗯……他会……第二,长相,他长得帅吗?嗯……还行……第三,他会创作歌曲吗?嗯……好像是会的……第四,嗯……算了,不说了,我昨天的作业忘记抄了,糖糖你作业借我抄一下……”

  “你自己写!”米奕甜看着朱还,脸上的表情就差写明了“你是弱智吗”这五个大字了。

  然后朱还就开始自闭了。

  妈的,我的同桌竟然要成歌星了……

  这不是更显得我一无是处吗?

  张月明也转过了头,不是因为他们的聊天内容,而是他闻到了一个怪味。

  有点腥气。

  循着味道找寻,张月明最后发现是于跃的保温杯里散发出的气味。

  “于跃你喝的是啥?一股怪味!”

  然后张月明站起身,看见于跃保温杯中装着的,是一种散发着腥味的乳白色的液体。

  于跃头也不抬的回答道。

  “羊肉汤啊。”

  张月明:……

  朱还:……

  米奕甜:……

  “我去!于跃你是弱智吧!哪有用保温杯装羊肉汤的!为什么还是奇怪的白色!?”

  于跃对他提的问题感到奇怪:“你们家里煮羊肉汤不倒牛奶进去的吗?我们家都是这么煮羊肉汤的啊。”

  张月明:……

  “为什么羊肉汤还要加牛奶!这是什么吃法?”

  “因为加了牛奶之后汤色好,口感也更好,你没看到电视广告上的羊肉汤、排骨汤什么的,都是乳白色的吗?”

  说完,于跃还从保温杯里吸出一块羊肉来。

  张月明:……

  朱还:……

  米奕甜:……

  好吧,我没做过饭,我不跟你争辩。

  这时候朱还忽然亢奋了起来,指着于跃就开始质问米奕甜:“米奕甜,就这货你说他能成为明星?他能成明星?我怎么就这么不相信呢!”

  看着于跃一脸幸福的咀嚼着羊肉,米奕甜心里也是一阵嘀咕:妈耶,还真不敢相信这货会写歌!

  “我说你们这些人就是大惊小怪!”于跃鄙视道:“我要是用饭盒装一碗汤过来喝,你们会奇怪不?”

  众人摇头。

  “那我用保温杯装羊肉汤,你们就奇怪了?”

  朱还和米奕甜默不作声。

  他们觉得于跃说的有些道理,就是怪怪的。

  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张月明开口说道:“我没觉得保温杯装羊肉汤哪里不对……”

  看到其他几人投来的目光,张月明又改口说道:“是感觉有那么一点奇怪……但是,你的羊肉汤里为毛没放葱花?难怪腥味这么大!”

  此刻,大家讨论的点因为张月明的一句话瞬间歪了楼。

  为什么这杯羊肉汤里不放胡椒?

  为什么这杯羊肉汤里不放孜然?

  为什么这杯羊肉汤里不放辣油?

  为什么这杯羊肉汤里不放香菜?

  一旁刚从宿舍赶到班级的戴高兴,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还没睡醒。

  什么时候羊肉汤开始用“杯”来计量了?

  ……

  进了教室的老熊看到后面几人叽叽喳喳的讨论着什么,也不在意,他看到于跃时,脑海中想到的是这两天传开的于跃驻唱的事情。

  连数学组的其他老师都聊起了这事,还向老熊了解情况。

  于跃驻唱的事情他去年就知道了,还专门向于跃的父母询问过。

  在运动会即将来临的时候,他心思活泛了起来。

  是不是应该让于跃去台上表演一下,来展示自己班级的才艺。

  反正以这个班的尿性,指望他们在运动项目上有什么突出的成绩是不可能的了。

  那就只能在别的地方出出风头。

  于跃这不就是一个现成的苦力吗?

  然后就把于跃叫到了办公室。

  于跃一路也在寻思着老班叫他去办公室的原因,不至于自己喝了一杯羊肉汤,就弄得人神皆知吧。

  哎,这眼看着就要成为明星,自己开始连隐私都没有了。

  ……

  这当然不可能是羊肉汤的事。

  所以于跃思前想后,就想到了驻唱的事情上面。

  再一联想,就想到可能老班要让他上台唱歌。

  对于没有钱的表演,于跃内心是拒绝的,每天唱歌都快唱腻了,老熊你还来这一出?

  我于跃坚决不答应!

  不过一进入办公室的环境中,于跃就立刻怂了下来。

  唱歌就唱歌吧,等于变相的提高一下自己的人气,也不是不能接受。

  老熊坐下后,看着满嘴油水的于跃,还没开口说话,于跃就抢先说道:“熊老师,我这几天思前想后,运动会这么重要的项目,我们班级怎么能不出个节目呢?作为班上的文娱委员姜雨欣同学简直太失职了,我在这里严重的谴责!”

  于跃直接把文娱委员姜雨欣拉出来鞭尸,反正她人也不在,死道友不死贫道的优良作风,被于跃发挥的淋漓尽致。

  “嗯?那你的意思是?”

  “熊老师,毕竟我也是一名课代表!我要主动请缨上台表演,发扬我们十七班的精神!积极主动的带好这个头!扛起并且扛好姜雨欣同学没能扛起的这面旗帜,让全校师生看到我们十七班的风采!”

  “嗯,看来你很有想法,所以……你怎么打算的?”

  “唱歌!我要上台演唱歌曲!”

  “唱歌啊……”老熊有点迟疑,犹豫的说道:“可是……我是打算让你上台跳舞来着,唱歌又不能体现出咱们班的体育精神,还得是跟运动有关的演出才行。”

  于跃:……

  熊老师,告辞!

  我于跃铁骨铮铮,受不得这种屈辱!

  ……

  在于跃的再三保证跟运动有关的情况下,老熊才同意于跃唱歌的事情。

  而且还得是原创。

  老熊自然也得知了于跃会原创的事情,毕竟是班上的第一手资料。

  这么长脸的事情,他自然不会放过。

  让于跃跳舞这种事情,想想都知道是不可能的。

  这只是老熊故意提的,好让于跃自己跳出来讨价还价,然后才勉为其难的同意他唱歌,但必须是原创。

  然后,于跃就上套了。

  其实老熊还挺担心于跃脑子一热真跑去跳舞了。

  毕竟根据学生们的反应,这位学生于跃的脑子可是跟正常人不太一样的。

  万一他受不得这种屈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