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发邮件至206942603@qq.com,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歌手中的泥石流 40.只听过一遍就记住了

换源阅读: 爱书采集|
  “你们几个是干什么的?”正当几个人犹豫不决的时候,一个穿着保安服的年轻人出现在了他们身后,向他们询问道。

  在戴高兴等人的概念里,酒吧的保安都是些黑社会的混混,一言不合就能砍人的那种。反正电影里都是这么演的。

  所以只能硬着头皮说他们是于跃的同学。

  “那干吗站在这里?走前门进去啊?”说完就把他们几个领进了乐享酒吧里。

  几个人小心翼翼的跟着,心里忐忑不已,纷纷想着一有特殊情况就立刻逃跑,张月明更是视死如归,发誓要拿生命捍卫米奕甜。

  跟他们想象中的酒吧不一样,一般影视作品的酒吧都是乌烟瘴气,各种小混混横行的场所。但是当他们进入到乐享酒吧的大厅后,发现里面不但干净整洁,而且环境还是比较舒适明亮的。

  有点像他们看到的咖啡厅一样。

  除了有个舞台之外。

  而且这些为数不多的客人,看上去不管是穿着打扮、还是举止言谈都比较得体,没有一看上去就像个混混的人员存在。

  在保安的带领下,他们找了个角落的位置坐了下来。

  张怕怕正在吧台上整理东西,此时的客人很少,她也比较的闲。当她看到保安小陆带着客人来了,就拿着酒单走了过来。

  这才发现这几个客人的年纪看上去都不大。

  而且显得有点生涩窘迫,像是学生。

  张怕怕瞪了小陆一眼,示意怎么把未成年的学生带进来了。

  小陆告诉她好像是于跃的同学,才带进来的。

  张怕怕点点头,原本想问朱还几个喝点什么,不过看他们窘迫的样子,也就没开口问,而是到吧台到了几杯果汁送给了他们。

  桌上什么都没有,看上去也不好看。

  既然是于跃的同学,那就先招待着吧。

  几个人都没敢乱喝,虽然看到酒吧的布局之后,紧张的情绪舒缓了不少。但是依然有些慌张,有些不知所措。

  “你们是于跃的同学?”

  “嗯。”

  “是的。”

  参差不齐的回答和漫无目的的张望,让张怕怕看的出来,他们就是第一次来酒吧的学生。

  她想到自己第一次来李姐酒吧的时候,大概也是如此。

  为了掩饰内心的忐忑,假装四处张望。

  然后她又想起,于跃第一次来乐享酒吧的时候,算是大气多了,一副见多识广的样子。

  “你们不是跟于跃一起进来的?”

  “嗯,我们是悄悄跟过来的。”米奕甜不好意思的说道。然后问道:“于跃是在这边打工吗?”

  “他在这边驻唱,你们不知道吗?”

  “不知道,从来没听他说过。”

  一听是驻唱,几个人都很惊讶,但是都不感到奇怪。

  于跃会弹唱,而且唱的不错,这是大家都知道的,没什么可奇怪的。

  “看来他在学校还挺保守的啊。”

  “他在学校可不保守,欢得很,而且脑子不太正常。”朱还咬牙切齿道,就好像跟于跃有什么深仇大恨似的。

  张怕怕看到朱还咬牙切齿的样子,笑了笑。

  然后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于跃的脑子……

  却是很难理解啊。

  张怕怕深有体会。

  “那他驻唱什么时候开始呢?”

  “等一会就开始了,他今天好像没带吉他,在后台给备用的吉他调音呢。”

  “我靠,原来他每天带吉他是过来唱歌的。”戴高兴这才反应过来,小声的叫道。

  张怕怕有些疑惑,你这么激动干嘛?

  朱还连忙解释道:“于跃每天带的吉他,是他的。”

  “那你也会弹唱歌曲?”张怕怕好奇的问道,于跃班上的同学都这么有才华的?

  戴高兴:……

  “他现在跟于跃学弹吉他倒是能勉强弹几首歌了,但是边弹边唱完全不行,关键他唱歌也不好听。”朱还吐槽道。

  “看来你们跟他关系挺好啊。”

  “嗯。我是他同桌。”说完,朱还又指着张月明和米奕甜;“他俩坐在我和于跃前面。”

  几个人聊天之间,于跃已经就带着吉他上台了。

  他拿的是一把民谣吉他。

  相比较而言,古典吉他更适合单独弹唱,民谣吉他适合合奏。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在酒吧的舞台上,也不会这么讲究。

  他贯彻着一如既往的选歌方式,一上台就来了一首《你的鼻孔真大,你知道不?》。

  一曲歌罢,于跃还没开始第二首,就有顾客要点《可能否》。

  并且投了好几朵玫瑰。

  “谢谢这位小姐姐的花,那我这就为大家演唱一首《可能否》,希望大家喜欢。”

  当于跃唱到“夜空的星能否落向晨曦的海,山间的泉能否遇上南飞的雁”这句时。

  戴高兴敏锐的发现了问题,叫道:这不是那封情书上两句话吗?

  朱还一想,好像还真是这句!

  原来这是一句歌词!

  张怕怕正在给顾客送饮料,回来的路上,刚好听到戴高兴的这句话。

  等于跃唱完这首歌,张怕怕凑了过来。

  “你们刚才说的什么情书?”

  “刚开学的时候,有个姑娘给于跃送情书,里面就是于跃刚才唱歌中的两句歌词,原本我们以为是情诗呢,没想到是歌词。”

  张怕怕立刻来了兴趣。

  “你是说有姑娘写着于跃的两句歌词当做情书,送给于跃?而且是刚开学的时候?”

  “当时那姑娘不好意思自己送,还是我拿给于跃的呢。”朱还补充道。“可惜我还以为是情诗呢,没想到是歌词,那姑娘也太敷衍了。”

  “不过这首歌还真好听,之前怎么没有停过呢?”米奕甜问道。“你们有听过吗?”

  几个人都摇摇头。

  米奕甜感觉有点奇怪:“似乎班上的人都没听过这首歌啊。”

  “于跃没在你们班上唱过这首歌?”

  “嗯,是啊。”米奕甜点头道:“所以我们才奇怪的,他以前好像唱过一首歌大家也都没听过,叫什么勇气的,祝筱筱还专门向我打听过这首歌呢。”

  “我觉得这姑娘还是挺用心的,她可能只听了一遍这首歌,就记住了歌词。”张怕怕若有所思的说道。

  几人不解,为什么是只听过一遍?

  “她应该是在民谣大会上听过一次于跃演唱,然后就记住了这首歌,一直等到开学才送的情书。”

  这话就更加的奇怪了。

  为什么不能在其他地方也听过这首歌,非要只在酒吧听过一次?

  还有,民谣大会又是什么?

  “为什么她只能是在民谣大会上听过啊?其他地方不能听到吗?”米奕甜直接问道。

  “我想是的。除了民谣大会或者我们酒吧,其他地方应该听不到这首歌,那个姑娘应该也不是我们这的客人。因为我们这家店,对未成年管控的挺严。”

  几个人都从张怕怕的话中听出了一点不寻常,但是没插嘴,因为张怕怕的话还没说完。

  “至于为什么这首歌只能在这听到,因为这首歌是于跃自己写的,平时也只有他自己唱。而且于跃又只在我们酒吧驻唱,如果他没有在你们学校和班级唱过,也就只能在这听到了。”

  “什么?”同学们瞬间都惊呆了。

  你说这是于跃自己写的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