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发邮件至206942603@qq.com,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歌手中的泥石流 267.新项目的研发

换源阅读: 爱书采集|
  在一切都差不多尘埃落定之后,于跃又急急忙忙的赶去京城,做好专辑最后的v拍摄工作,他要把一些他出现的镜头给补拍出来。

  同时,新一届的音乐颁奖也即将开始。

  在这段时间,棋牌大厅和《泡泡堂》也一先一后正式进入了公测。

  前者虽然由于还没有实现盈利,不被太多行业内的人所关注。

  况且棋牌大厅的人气立足于聊天工具之上,没了聊天工具,这个软件能存活多久都是个问题。但是一旦跟聊天软件挂了勾,棋牌大厅所爆发的用户粘度是相当恐怖的。

  所以它的出现,虽然只是挤的一些原本就很小的棋牌客户端更加的没有了市场,但是对于哔哩哔哩聊天网站的成长的作用是非常巨大的。

  形成了网络棋牌游戏的垄断地位,让bb聊天工具愈发的站稳脚跟,形成了互补。

  而《泡泡堂》这款游戏,则是更上一层楼。

  免费加卖道具的模式,让一众的游戏公司看红了眼。谁都没有想到,一款这么简单的游戏,竟然能够火爆到这种程度,让全国的网民都在玩。而且哔哩哔哩在这款游戏的收费上,也玩出了花来,打开了游戏公司创收的眼界。

  介款游戏简直是让游戏公司看到了一种船新的游戏玩法,就是线上,就是网络。网络可以让一种如果做成单机游戏的游戏很有可能完全卖不出去的游戏类型,变成一款爆款,那么是不是其他类型的游戏也是如此?

  虽然说《泡泡堂》的火热跟聊天软件也不是完全脱离得了关系,但更多的是这款游戏让游戏变得更加具有社交性了。

  另一个世界的鹅厂之所以能够做到游戏第一大厂,就是因为它有着一个天然的优势——社交软件。

  有着某q、某信的用户,鹅厂的游戏天然就带着社交能力buff,这比任何游戏厂商都来得更有优势,也是网难公司始终被鹅厂踩在下面的原因。

  其他公司想要把社交做好,就要花费更多的精力更多的金钱。

  鹅厂的游戏,玩家只要在某q和某信中发个消息,立刻就能拉上一大票的战友,但是其他厂商的游戏,早期的时候,你不登录游戏,甚至你都不知道该怎么联系这些人,兜兜转转还是得用某q联系自己的战友们。

  毕竟能够给出自己现实电话的好友真的少之又少,

  《泡泡堂》可以卖水泡皮肤,可以卖角色,可以卖道具,可以逢年过节卖卖节庆礼包,把这些东西都包含在内,一些人物角色皮肤什么的,只有在固定的节庆礼包中才能获得。

  而游戏里的金币也可以买一些道具,强力程度自然要比收费道具差上一些,但是不会太影响平衡。况且这个时代的玩家,只要能够有游戏玩就已经够好了,谁还管你平不平衡。

  但是很多时候一旦开了口子,但是很多时候,道具的不平衡不合理也会极大的影响一款游戏的体验,再加上运营、收费上的一些错误做法,会导致游戏的口碑严重下滑。

  于跃在去京城之前,要张岭冲一定要组建好游戏的客服和相关的章程,遇到问题以及bug都要积极应对积极回复积极处理,遇到不平衡的内容或者道具,要积极调整,然后该补偿玩家的不常玩家,不要让公司自己犯的错误让玩家买单,并且要摸索、总结出一套管理以及培训客服的方式方法。

  随着游戏的发展,游戏玩家体验就会显得越来越重要,所以良好的客服体系,早点建立起来也是必要的。同时,于跃要求以后公司不管做什么游戏,游戏的新手教程都要做的十分详细,免得让玩家进了游戏之后,连游戏怎么玩都不知道。

  现阶段,只凭着bb秀和《泡泡堂》,于跃的哔哩哔哩公司在没有花费多少成本的情况下就已经实现了公司的盈利,开始为于跃回本造血,这事让很多同行惊掉下巴的。

  更让人感觉到恐怖的是,在市面上的各种网吧和电脑房里,几乎有四分之一到一半的人都在热衷玩这款游戏,在家里玩这款游戏的人所占的比例更是高的吓人。

  为此,虽然说棋牌工作室和《泡泡堂》都是于跃自己的创意,甚至连游戏的界面于跃都找人画好了,但是既然项目成功了,那么该有的奖金还是有的。

  就是所有bb聊天、bb棋牌大厅、《泡泡堂》的所有开发人员和运营团队,今年多领三个月的工资,包括相关的领导。具体的操作是先发两个月的,剩下的一个月放在年底跟奖金一起发,以防中途有人跳槽。虽然这么做有些多此一举。

  而其他工种,例如客服甚至是打扫卫生的阿姨,每个人都根据各自的岗位拿到了三百到五百的红包。

  甚至连整个飞鸟工作室的员工都拿到了红包,《喜羊羊和灰太狼》团队的红包要给的多一些,算是普天同庆。

  同时公司还在不停的招人,进行其他项目的研发,比如研发提高下载速度的程序、研发“文件断点续传”技术,新增共享文件夹、新增文件拖拽到窗口等功能、新增屏幕截图功能,就是哔哩哔哩聊天工具的主要研发方向,只是现在公司的人手十分缺乏,只能一样一样的来。

  只有研发了这些技术,bb20才能够正式开始上线,那时候企业版和民用版的聊天工具才会正式的分开,朝着两个不同的方向发展。

  因为随着哔哩哔哩聊天工具的功能越来越多,势必会影响企业用户的使用,所以研发企业版会砍掉很多不必要的民用功能,是势在必行。

  而哔哩哔哩游戏平台,也要积极引进国内外的优质单机游戏的平台下载,以二八的高比例分账,平台起到费只收两层的情况下,跟国内外的游戏平台竞争市场。

  这个时间段的国内外游戏平台都还处在紊乱的阶段,盈利方式还不明确,于跃只收百分之二十的渠道费,对各大游戏厂商来说,是十分划算的,因为如果让各大游戏厂商自己来宣传,哪怕是大厂,要达到哔哩哔哩游戏平台这样的浏览量,要花的钱远超过这两层的渠道费,更别提那些小游戏公司了。

  于跃之前做额两款免费的游戏《生老病死》和《见》就挂在了哔哩哔哩游戏平台上,让更多的用户可以下载免费玩。其实有一些人在网吧和电脑房已经玩过这两款游戏,毕竟是免费的游戏,白嫖游戏这种事情,网吧也乐意做的。不过现在既然玩家可以在自己的电脑上或者或者公司的电脑上下载免费的游戏,又何乐而不为呢?

  同时,于跃也要求公司立刻开发海外市场。找代理也好,开海外公司也好,哔哩哔哩聊天工具,务必迅速的打开国外的网络通讯市场。

  其实并不需要于跃多说,就已经有国外的留学生把目光瞄向了哔哩哔哩聊天软件。比如棒子国就有留学生联系上了哔哩哔哩公司,想要在棒子国开设分公司。不过这种事情不是一句话就能够解决的,还是需要公司的海外拓展团队进行具体的商务洽谈,甚至还会涉及到一些政治层面的东西。毕竟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是希望自己国家的通讯系统是掌握在外国公司的手上的,这其中涉及进来的地头蛇公司、公司股份占比、政治影响力之类的东西都是需要考虑进去的。

  这些东西都不是急的事情,需要慢慢来。

  公司里,很多老员工有拿跟前公司的对比,他们是最有感触的。

  以前他们整天没什么事情做,就是日常的维护聊天工具,虽然轻松,但也养老。一群大学生大学一毕业就开始养老,总归是一种不好的体验,以至于很多有能力的员工都选择或者打算辞职。

  现在来到了新公司就完全不一样了,聊天工具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造,工资也水涨船高,已经短短三四个月已经涨了三次,还能够有奖金拿,一拿就是三个月的工资。

  当然以后可能就没有这种“普天同庆”的情况了,哪个工作组工作室干出成绩,哪个工作组就有奖金拿。

  所以私下里聊天时都会时不时的提到,上一家公司辛亏把聊天软件给卖了,不然还不知道那种赚不到钱的苦日子得过到什么时候。

  公司越来越壮大,又有很多人想跳回来,更是让留在了公司里的人暗呼庆幸。因为以公司现在的招人标准,他们大部分人是达不到公司要求的。

  棋牌大厅和《泡泡堂》的研发成功,让公司上下充满了干劲,一个个摩拳擦掌,想要立刻投入到新的项目当中。

  有能力的人,自然更想加入到游戏开发的部门,谁都能看出来,游戏行业将会成为一个香馍馍。

  而且,新项目也确实迅速的上线了。

  就是《三国杀》。

  《泡泡堂》项目组的总技术负责人王冰川博士,原本就是《三国杀》游戏的死忠粉,他来哔哩哔哩就是冲着开发《三国杀》来的,甚至在学校的时候,他就有自己做过《三国杀》的单机版软件,《泡泡堂》也只是他的试手项目。

  现在《三国杀》项目成立了,王冰川自然就成了这个项目的领头羊,从“羊村工作室”中跳了出来,组建起《三国杀》的项目组。

  并且有着单机版的数据和经验,王冰川做起这个项目也将会变得很快。

  王冰川博士从《泡泡堂》和棋牌大厅的工作组抽调了一部分人手,开始制作《三国杀》网络版,这款游戏可以说是“飞虫工作室”的招牌游戏。

  而《泡泡堂》留下来的人需要继续维护和更新《泡泡堂》这款游戏,这个团队张岭冲也找了新的领导来领导“羊村工作室”,这人名叫顾开磊,是一个非常有决策能力领导能力的人。

  他们后续的工作是更新一些新地图、新模式,以及后续更新的剧情模式、阵营模式的开发等等。

  同时,王冰川博士也带着组员开始正式研发《三国杀》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