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发邮件至206942603@qq.com,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歌手中的泥石流 257.不容忽视任何部门

换源阅读: 爱书采集|
  元旦节的到来,让方世玉收徒的仪式增添了一些喜庆色彩。

  元旦,“元”是初始,第一的意思,放在这一天拜师,也是增添了一个好的彩头。方世玉是演员中的一个,于跃也要力争未来流行歌手界的第一。

  这个世界拜师的仪式很隆重,不比传统的婚礼仪式来得差。

  首先所有娱乐圈参加拜师礼的同行们,都要先拜一拜祖师爷。而娱乐圈统一拜的祖师爷,是被奉为梨园祖师爷的李隆基,即唐玄宗即唐明皇李隆基。

  祈求祖师爷保佑。

  同时于跃还要向方世玉极其妻子,也就是师父师母行三叩首之礼,跪献拜师帖。

  之后是方世玉的训话,勉励于跃做人要清白,做音乐要刻苦,都是些场面话。

  师者,传道授业解惑。其实在信息逐渐爆炸的年代,师父的作用慢慢变小,人们也越来越不尊重、越来越不重视师徒的关系,更别提连师徒名分都没有的老师和学生了。

  当然,这也有一些其他原因,比如现在也有很多老师一点师德都没有,尤其是很多大学老师,学生就是工具人,什么代写论文、代做实验都还算好,更有甚者带研究生时候威胁女学生不被浅就不能毕业什么的,屡见不鲜。那些中小学要求送了的老师们就更不用说了。

  拉低了老师这个职业本应该得到尊重的这种社会地位。

  于跃拜方世玉为师,更多的是为了在歌手这条路上走的更加顺畅,这个大家心知肚明。方世玉也是向让于跃发挥作用,再次提高他对娱乐圈的影响力。

  这场拜师仪式不但有大量的京城、沪市、苏省的娱乐圈的人到来见证,也涌来了不少的媒体。

  这其中就有记者问道了专辑的事情。

  于跃表示,以后玉音那边的歌曲还是以民谣、改编社团歌曲以及轻音乐为主,方世玉这边也不会干涉,毕竟那边对于跃塑造形象有着非常大的帮助。

  在方世玉工作室升级之后成立的“时娱娱乐”,则是专门打造流行风格的歌曲专辑。

  两边并不冲突。

  之前方世玉在金陵拍电影的时候,于跃就有跟方世玉仔细聊过打造专辑的事情,他的第一张流行歌曲专辑打算走中国风路线,专辑名还在考虑之中,但是歌曲小样已经自己先制作了六首。

  这个世界天朝的中国风歌曲比较多,各种传统又雷同的风格充斥着大街小巷,反倒是国外各种风格的音乐知道的人更少。于跃想先用融入了多种音乐元素的中国风歌曲打开“于跃的多元音乐世界”的大门。

  拜师仪式结束之后,于跃要出专辑的事情再次走进人们的视野。

  之前额民谣专辑,很多歌曲是出专辑之前就已经火了起来,少了很多的期待感,但是即便如此,于跃的民谣专辑大半年也已经卖了超过一百万张。使得白鹤年在专辑卖出一百万的时候,整天嘴都笑的合不拢。

  于跃的专辑虽然一开始销售的并不亮眼,但是持续销量确实后劲十足,长期长期保持一个月的销量超过十万张。

  这也是因为于跃的歌曲都是大火过的,但是以前的于跃并不知名,所以很多歌迷对歌曲和人对不上好,专辑出了好久之后,才知道这是于跃的歌曲。

  还有的歌迷在歌曲火的时候,才知道并没有专辑,等专辑出的时候,第一时间却又不知道的。

  所以很多歌迷不是第一时间买的于跃专辑的原因。

  这场拜师礼,于跃的几个师哥师姐,包括方世玉的两个女儿方玥方园也到了场。

  方世玉的二女儿方园,于跃是认识的,但是对她异卵双胞胎的姐姐方玥,于跃还是第一次见到。

  方玥还在国外读研究生,在科隆音乐学院就读室内乐专业,专门研究室内乐。同时对世界音乐格局也有一些自己的理解,跟于跃相谈甚欢。

  在于跃看来,室内乐也是十分有意思的一件事情,“飞跃社团”的建设虽然他不太过问,但是也会提提意见,给出一些室内乐的特色融入进去。

  晚上,于跃跟父母回酒店之后,方世玉问方玥,现在公司成立了,音乐部门缺人,愿不愿意回来帮忙。方玥表示她再考虑考虑。

  ……

  于跃的拜师之后,第一期的童画镇》也在元旦正式发售,销售的极好,创刊之后就立刻迎来了开门红。

  整部漫画诙谐的内容,而且无主线剧情的内容让非订阅的读者也不会因为漏掉某几期的漫画就感觉再也连不上了。

  现在编辑部最大的问题还是人员太少,甚至连杂志社都不能算,办公室太小,甚至连市场销售部都还没有建立起来,全靠于跃的名气所支撑,发展的很畸形。

  这也是童话镇》编辑部所面临的问题。

  而且随着漫画杂志的爆火,这样的问题越来越明显。

  好在同楼层的另一个小办公室正好搬走了,所以赶紧租了下里,扩张了编辑部的地盘。

  市场部也就这么跌跌爬爬的建立了起来。

  一切东西的初期都需要摸索,工作室还相对的好些,只要单纯的把各组手上的漫画做好就可以了。编辑部就需要面临推广、刊印、发售、拉广告、发行、征订、售后等等问题。

  所以没有市场部,很多事情还需要编辑部的编辑们代劳,很多事情会压在编辑或者编辑助理身上。、

  但是对经历过编辑部倒闭被裁员后,他们反而有这是好事的共识。至少杂志的火爆让大家都看到了希望,总编也在积极的应对这些问题,虽然显得很缺乏经验,但是应对还是相当快的。

  俞白瓷之前是副主编,虽然也有一些经验,但是并没有以最高领导的身份管理过一个编辑部的全部工作,再加上于跃主动接过的了推广工作,所以就没有把市场部的建设太放在心上。

  本质上也是她从编辑的角度,轻视了市场部的作用。

  就好像程序员总是会轻视产品经理的作用一样,总觉得这个职业似乎是个人就能当的。

  其实任何一家成功的公司都不能忽视内部的任何一个部门的作用,一个公司就像一个大机器,有一个环节做不好,整个公司运作就会大大的被拖后腿。

  吃一堑长一智,俞白瓷年轻,做出的反应也相当快,同事于跃虽然没有直接管理编辑部,但也从编辑部发生的事情中,吸取到了经验。

  反过来再回想工作经验丰富的飞鸟漫画工作室经理的杜青玫,前期就把工作室安排的井井有条,也修补了于跃安排上的一些漏洞,比如缺少仓库和仓管等问题,才让工作室运行的无比顺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