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发邮件至206942603@qq.com,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歌手中的泥石流 239.夏星彩,你一定要幸福

换源阅读: 爱书采集|
  夏星彩拾阶而上的过程,就像是一个回忆往事的过程。

  昨天她吓得于跃落荒而逃,想想还真的挺有意思。

  自己长得挺漂亮,也不至于会把人吓到吧。

  大概是自己当时表现的太过奇怪吧,才会把人给吓到。

  其实……那也是自己犹豫了很久,忽然发现于跃已经到了面前,才慌忙跳出来的。

  夏星彩笑了笑,一步一步的的朝着天台走去,她知道自己总是在做傻事,有时候还会让周围的人感到奇怪和不安。

  自己最傻的时候,大概就是初中的时候吧。

  那个情窦初开的年纪。

  那时候,她就有了自己喜欢的男孩,一个阳光帅气的同学。

  那时候她总是在角落里,埋着头偷偷的看着他。他看书的样子,他喝水的样子,他吹牛的样子,他作业的样子,他的每个动作都让自己喜欢,甚至着迷。

  那时候逇自己总是喜欢收集关于他的一切信息。

  他喜欢长发的女孩,喜欢弹吉他,喜欢穿无袖的T恤,喜欢打篮球。那时候她总是在脑海中设想着跟他的每一次相遇,收集着许许多多关于他的一切。

  夏星彩甚至能够想起,自己每个不经意的低头翻书,每个不知不觉的抿嘴微笑,以及怕被人发现而用书挡着脸的羞涩,和嘴角里藏着的快乐。

  只是,当自己每次面对他的时候,却永远都说不出口,只会装作毫不在意的路过。

  喜欢,却偏偏错过了。

  夏星彩走上天台,感受着夕阳的余温。

  暗恋大多如此。

  青涩的完全不敢表达出自己的感情,甚至不敢让别人看出自己的感情。只敢把这种青涩的感情藏在操场的围栏后,藏在一页页日记里,藏在每一次笑容的嘴角中。

  后来那个男孩谈恋爱了,却不是跟自己,而是另一个长发飘飘的姑娘。

  这便是夏星彩曾经的暗恋,青涩的跟许许多多的人的青春一样。

  那么简单,又那么熟悉。

  初二升初三的那个夏天,夏星彩躲在被子里反反复复的回想着这一切。想着自己如果能够回到过去,重新再来一次,会不会发生不一样的故事。

  答案是什么样子的已经不重要了,想的再多也是毫无可能。

  那以后呢?

  如果自己再次遇到了自己喜欢的人,会不会有勇气去当面表白,还是默默的躲在被子里哭泣。

  不知道,不确定。

  她无法告诉自己答案。

  或者,自己会一如既往的青涩下去。

  也说不定呢。

  夏星彩从包里拿出一个磁带随身听,按下播放键,是于跃的致青春》专辑。

  人生是无常的,生活中总是有很多突如其来的事情,会让人触不及防。

  让她那个暑假,宛如进入了寒冬一般。

  正如电影里常常见到的剧情一样,她的母亲病逝了。夏星彩已经不记得那个夏天她流了多少泪水,她只记得母亲临终前对她的嘱咐。

  “我这一走,唯一不放心就是彩彩你以后的生活。”

  夏星彩强忍着泪水,不停地抽泣。

  “你从小性格软弱,不喜欢为自己争取什么,所以我担心,担心你不敢去追求自己想要的东西,这一辈子都过得不快乐。你爸性格粗线条,经常看不出来你心情不好。我在的时候,还能经常帮帮你,帮你做出一些你想要又不敢要的决定。可我这一走……也不知道你以后会活成什么样子。”

  夏星彩的妈妈已经虚弱的不成样子,但是眼神却越来也越来越坚定。

  “彩彩,你要答应我,不管怎么样,只要遇到了自己喜欢的人或者东西,就要尽最大的努力去追求。”

  夏星彩只是哭。

  不停地哭。

  “答应妈妈,好吗?”

  夏星彩哭的说不出一句话,还半天才吐出一个字:“好。”

  “你要是以后过得不快乐,我走的都不安宁,所以彩彩你一定要答应妈妈。”

  夏星彩不停地抹着眼泪,断断续续的说道:“妈…妈,我……我答应你。”

  “答应妈妈什么?”

  “我一定……一定尽最大的努力去追求自己喜欢的东西,不会……不会辜负你的期望的。”

  妈妈那天笑的很欣慰。

  答应了就好。

  答应了就好。

  至少妈妈心里会放心一些。

  那天夜里,夏星彩的妈妈始终不愿意闭上眼睛睡去,眼睛一直盯着天花板。

  很空洞。

  慢慢的变得涣散。

  天台上,夏星彩眼睛红红的,虽然已经过去快两年了,但是那一天的点点滴滴还是记忆犹新。

  以前,妈妈喜欢养花养草,家里养了很多的植物,还总让自己帮她浇水,那时候的自己总是感觉很烦。

  夏星彩没有养动物植物的天赋,她记得自己养的植物基本没有活过一个月的。所以,一直都对养植物没有任何的兴趣。

  所以,她的妈妈离世之后,夏星彩干脆就买了一盆假花。

  因为假花不会死,可以跟在自己身边,自己可以一直带在身边,一直陪伴着自己。

  夏星彩每天都要给它浇水,就好像以前她妈妈总让她去浇水一样。而只有到了给假花浇水的时候,她才能感觉到妈妈并没有离开自己,还在自己身边陪伴着自己。

  妈妈说,遇到喜欢的人或者喜欢的东西,一定要尽最大的努力去争取。

  自己遇到一个阳光帅气的男孩,比当初喜欢的那个男孩还要优秀很多很多。就连我听的歌,都是他唱的。

  我已经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可是妈妈……他并不喜欢我。

  我该怎么办?

  夏星彩坐在阳台上,双手抱膝,眼泪还是不自觉的流了下来。

  妈妈,我很想让你看我幸福,让你不难过。

  可是你说的幸福到底在哪里?我已经很努力很努力的寻找了,可是我找不到。

  夏星彩的耳机里还不停的传来于跃的歌声,是一首叫做丫头》的歌曲。

  甜甜的,腻腻的。

  可是却不属于自己。

  以前她还能骗自己,骗自己说已经找到了幸福,至少自己能够在于跃的视线里出现,维持着这种谎言。

  可是现在一切都已经挑明了,谎言也就破碎了。

  下午遇到于跃的时候,其实她就已经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了。

  可是她还是有那么一点点奢望,或者还在做最后的挣扎。

  直到于跃最后说出明确拒绝的话。

  生活就是这么残酷,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即便是再美好,也不属于自己。

  夏星彩按停了随身听,拿出专辑磁带,翻来覆去的看着。

  磁带十分的新,因为夏星彩把磁带放进随身听之后,就没有拿出来过。

  只是此刻这张磁带忽然让她很烦躁,异常的烦躁,烦躁的想把磁带扯出来扯成一团。

  把自己剪不断理还乱的感情,扯的越来越乱。

  但是她还是忍住了。

  这样不就让妈妈看到自己的不开心了吗?

  她不愿意让妈妈看到这样的自己。

  而且真把磁带给扯坏了,她还是有大概率会去重新买一盘的。

  磁带又没有错,错的只是自己罢了。

  错的只是自己而已。

  夏星彩站起身,正好看见已经去车库取了自行车走到大门口正准备骑车离开的于跃。

  那个少年,远远的看去那么渺小,跟其他人别无二致。

  却散发着耀眼的光芒。

  甚至盖过了西下的夕阳。

  真想回到过去啊,回到妈妈陪着自己的日子。

  可惜再也回不去了。

  夏星彩喃喃的说道:“彩彩,你一定要幸福。”

  此刻,这句话已经不光是因为妈妈临走前的叮嘱了,也是她自己内心真实的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