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发邮件至206942603@qq.com,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歌手中的泥石流 232.编曲

换源阅读: 爱书采集|
  “小燃,你这个太精致了……”

  三国杀》的英雄角色设计,陆小燃的人物图终于完成,每一个英雄的完成度都极高。

  每个人物都是陆小燃在了解了人物的故事背景之后,进行的创作。

  可以说花了陆小燃不少的心思。

  反观王潇琳那边就取巧很多,很多都是借鉴了陆小燃的人物造型,再进行的个人风格化的调整变化。

  仙意缈缈。

  现在于跃竟然嫌弃她的化作太过于精致精美。

  陆小燃白了于跃一眼,只听说过嫌弃完成的不好的,没听说过还有嫌弃完成的太好的。

  “不行,小燃你得再画一套低配的!”

  “为什么?”陆小燃有点搞不懂于跃的思维。

  “你画的这么精致,我还以后还怎么卖皮肤赚钱?”

  “卖皮肤?”

  于跃解释了一下什么是卖皮肤,不但是以后网游版的要抽皮肤,包括实卡于跃都要卖皮肤抽皮肤。

  陆小燃这一套只能作为精品典藏版来制作。

  “学长你鬼点子还真是多!”陆小燃不知道,只要有人开了一次卡包,浓浓的强迫症属性就会让一些人步入这样一个恶魔之门中,不把所有的卡都集齐,寝食难安。

  不然就不会有一些卡片被炒到几千、几万,甚至更高。

  比如万智牌》的拍卖了十六万美元的黑莲花卡,比如标价四千五百万日元的游戏王》究极龙卡。

  “行……吧。”陆小燃问道:“你专辑卖的怎么样了?”

  “没问。”于跃无所谓的说道:“反正应该不会太差,老白说等一个月的销售量出来了之后,就会联系我,而且想来也不会太差。”

  那语气轻描淡写的就好像这件事完全跟他没有关系一般。

  “学长,有时候我觉得你心真大,什么事情都不是很在意,又什么都努力的进行。”

  “那是因为这个过程我已经付出了全部的努力和能力,玉音网也做出了很大的宣传力度,过程已经最大化了,结果如何就已经不重要了。还不如把精力放在眼前的事情当中。”

  说完,于跃又补充到:“况且,以我的帅气,还怕专辑卖不出去吗?”

  于跃后半段的话自然被陆小燃无视了。

  不过想想也是,即便是现在于跃没日没夜的去想这件事情也无济于事,还不如为自己的目标继续努力。

  “我最近打算在轻音少女》的漫画中加入这个卡牌游戏的因素,让教室里的同学聚在一起玩三国杀,当做背景用,也算是为这款游戏宣传了。”陆小燃说道。

  她觉得于跃的这套卡牌绝对能够火起来。

  游戏易上手,耐玩度很高,保持热度的持续性也很强。再加上于跃的宣传和自己的宣传,火是必然的。

  “那挺好呀,当做背景不突兀,还可以做到宣传,一举两得。”于跃想着,以后自己等创立起漫画期刊之后,机器猫》、阿衰》一类的漫画都要带着三国杀的广告,让各个年龄层都接触到自己的卡牌游戏,从而打造出一款现象级的卡牌游戏。

  ……

  慕容南石在听取了于跃的问题后,召集了同学们好好商量了一番这件事情。他们讨论了很长时间,制定了具体详尽的利益分配规则,并且让社员们重新帮忙填词。

  并且还上报给了学校领导,开始申请社团资金。

  学校领导自然也要为此事开会,所以整整一个多星期,这件事情才谈妥。

  这才跑来跟于跃说起编曲的事宜。

  于跃每次出现在社团中,都是被关注的焦点,而大家聚在一起讨论音乐的这种氛围,于跃还是挺喜欢的。

  他们拿出来第一首比较理想的作品,叫做她叫星彩》。

  这首歌的曲子是由欧阳冷锋写的,之前叫做奋勇》。于跃对之前的歌词不大满意,所以拿回去重新填词之后,慕容南石就把任务交给了社团所有的人。

  夏星彩回去之后,只用了一个晚上就填好了歌词,之后大家却发现她的歌词填的出乎意料的好。就像一个旁观者的角度,夏星彩用第三人称视角写出了自己的人生、以及自己的生活态度。

  “星彩》这首歌,你们想在其中加入什么样的音乐元素?”

  夏星彩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最后说道:“我不太懂什么音乐元素、风格什么的,我就像看到一种风格能够跟歌词内容形成反差的效果。”

  于跃想了很久,才说道:“那这首歌就要做一些改动改编。”说完,于跃看向了欧阳冷锋。

  “随便改。”欧阳冷锋却是表现的很大度。

  不大度也不行啊,不然于跃甩甩手不干了,自己也没地方说理去。

  “这样好了,我觉得我们可以做两个版本出来,你们可以做一个自己的版本,我再做一个我的版本。”

  白鹤年想把玉音音乐网做成一个“音乐圣地”,那么于跃想到的就是配合白鹤年做音乐改编专题系列,也就是所谓的“玩音乐”。

  或者干脆叫做“于跃玩音乐”专题什么的。

  一首歌两种不同的风格,就会有对比,于跃就是想要阐述,不同的人做出来的同一首歌,会发生怎样的、完全不同的变化。

  回去之后,于跃就开始着手制作。

  他打算把这首歌改编成雷鬼风格的歌曲,用一种慵懒的唱腔把这种第三人称的歌词发挥到极致。

  视角是一个男生在用他的眼睛,去欣赏去阐述一个他爱慕的一个女孩。

  只不过这种欣赏只是单纯的去欣赏,不涉及爱情。

  于跃想表现出来的,是这个男孩因为自己的慵懒而不愿靠近,只能远远欣赏的却一直保持着的那种距离感。

  所以他的编曲方向和思路都十分的明确。

  反观社团那边,因为没有明确的编曲思想,没有明确的编曲方向,只是做了个十分单薄的轻柔摇滚曲风。

  于跃制作好之后,就开始了在自己的录音棚进行练习,并没有告知社团的人,而是让他们把自己的版本也好好练习。

  在高一的一个新人苦练了两个星期之后,于跃带着他们去了自己建好的私人录音棚去录歌了。

  录制了仅仅一整天,就录制好了。

  也没有收钱。

  至于跟学校申请的经费,于跃让她们多买点公共乐器,供大家爱练习。

  他自己则是在前一个星期,就去了徐老板那进行的录制完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