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发邮件至206942603@qq.com,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歌手中的泥石流 213.被鄙视了

换源阅读: 爱书采集|
  第一届漫展的意义在于,各家都在积极宣传着自己的动画以及漫画,方便拉更多的漫迷入自己家的坑。

  所以每一家都在不遗余力的宣传自己漫画的优秀之处。

  这是一个新的开始,也是一个新的时代的开始。

  每一家公司、工作室都期盼着在新的一年里,自己的事业能够蒸蒸日上,跨过一个有一个小目标。

  然而,很多东西并不是自己说好,那就真的好。

  会场上的动向其实最能够说明问题。

  平时大家都卧在各自的地盘,只能够看着冰冷的销售数据来猜测着自家漫画的行业地位,但是现在一个个都被拉到了显示中来,这时候才是真正比拼人气的时候。

  哪一家的摊位围观的人最多,哪一家的漫画最受年轻人喜爱,现场一目了然。

  这也带来了一个新的问题,就是原本很多并不知道《新漫力》和《烟花》的漫迷,或者嫌《烟花》和《新漫力》这两本期刊贵,不够亲民的漫迷,被“新漫力”工作室面前的盛况给惊到了,从此正式的入了“新漫力”。

  毕竟那排队的人数就已经说明了一切。

  路栀就是一个新入坑的姑娘。

  所以眼前这个连说话都吞吞吐吐不知所云的相亲男,愈发的让她讨厌了起来。

  千禧年的第一天,路栀就被家人强行安排来相亲。

  此刻她心心念念的,却是放在家里的几本新到手的《烟花》,是她在漫展中直接购买的前几期期刊。

  只听见这个男人喝着廉价的果汁,一五一十的介绍完了自己的情况,问道:“路小姐你平时有什么爱好吗?”

  “打游戏,看漫画。”

  男人一愣。

  打游戏?

  看漫画?

  “哦……好,好的。我平时喜欢看看书,研究研究文学作品。嗯……路小姐的爱好很……奇特呀,打游戏可不是什么好事,会玩物丧志的,还有看漫画不是小孩子才喜欢的事情吗?我觉得路小姐你可以改变一下自己的爱好,文学作品才是人类通向文明世界的阶梯。”

  “哦。”路栀心不在焉的应了一声。

  男人以为眼前的姑娘听进去了,感觉受到了鼓舞一遍,连忙说道:“如果路小姐感兴趣的话,我可以推荐几本经典名著给你,书籍是进步的阶梯,书籍是人类的精神粮食,我们以后可以多多交流读书心得,让灵魂得到升华。”

  “哦,没兴趣。”

  “……”

  “还有,我的兴趣爱好只跟我自己有关,不需要您来评价适不适合。如果您觉得不合适,咱们就好聚好散,正好我不耽误您的时间,你也可以把时间用在研究您的经典名著上面,而不是在我的兴趣爱好上面费心。”

  “这……路小姐你可能有些误会了。”男人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没想到自己只是随便评价了一下漫画和游戏,就引起了路小姐这么大的反应。

  而且他觉得自己也说的没有错啊。

  漫画不就是给小孩子看的吗?

  打游戏不就是玩物丧志吗?

  我说的有什么问题吗?

  “路小姐,我说的话可能……可能有些不好听,但是绝对是为了你好。你看玩游戏多浪费时间啊,而且没有任何意义。”

  路栀觉得这个男人简直不可理喻,这是得多自以为是,才认为别的的兴趣爱好都是浪费时间?

  “我刚才听您说,您是一家工厂的小组长吧,还说了您一个月工资一千八,吃的是公家饭,对此你很自豪?”

  男人点点头。

  “那您怎么没有提起您毕业的母校呢?请问您是哪所名牌大学毕业的?”

  “这个……其实大学名牌不名牌不重要,关键只要工作能够做好就行了,我一个小组长……”

  “请恕我冒昧打断一下您的话,您看您也已经二十八了,在一个不大不小的厂子做个小组长,我们先不讨论这个小组长怎么当上的,就您这种一心吃着公家饭,一个月不到两千的工资,没有什么理想抱负的生活,就挺让人头疼的。”

  路栀直接开怼,说道:“我呢,其实对男朋友的收入其实没什么要求,因为我自己大学学的是美术相关的专业,也算是一个比较有名的艺术院校。现在从事的是商标品牌等一类的设计,即便是淡季一个月至少也有三四千的收入,以后还打算做自己的工作室。至少我觉得我是一个有些理想的年轻人,并且一直为着自己的理想在奋斗。我不知道你对公家饭是怎么理解的,但是现在愈来愈多的下岗潮让我感觉一个工厂的小组长就是一个朝不保夕的工作,我不知道您是怎样的心大才把这当做一个可以自得的工作。同时,我虽然看的名著不多,但是也知道越是成功的人就越不会对别人的生活以及兴趣爱好指手画脚。我不知道先生您看了那么多名著,有没有看到类似的名言或者道理,至少我是在几本近代名著中都看到过类似的的内容,所以我不知道您看的那些名著……”

  说到这,路栀摊开了双手,其中的意思不言而喻。

  “我想我就不用挑明了说吧。”

  一个人看的著作再多,不能学到有价值的东西,那就跟看到狗肚子里没什么区别。

  再简洁一点说明,就是书呆子。

  路栀甚至怀疑,这个男人的小组长的身份是怎么来的。

  大概是有什么亲戚从中帮忙的吧。

  这种事情其实屡见不鲜。

  男人被路栀说的脸色尴尬,又一时间找不到反驳的话。

  “我想我们已经没有必要继续聊下去了。”路栀说道:“而且我即便是找男朋友,也是也是想找一个跟我一样喜欢打游戏,喜欢看漫画的男人,而不是一个连漫画是什么都不知道,就信口开河的人。所以很抱歉,咱们不合适,咱们就此告别吧,这顿饭算是我请的。”

  说完,路栀就拿起包站起身离开了。离开的时候,她还顺便把帐给结了。

  男人眼睁睁的看着路栀的离开,他感觉自己好像被这个姑娘鄙视了,从年龄、工作、修养、收入各方面都被鄙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