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发邮件至206942603@qq.com,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歌手中的泥石流 197.他能不香吗?

换源阅读: 爱书采集|
  有了这一番的想法之后,于跃和陆小燃都有了期待。

  而且早期的动画制作并不需要太高的成本,就比如像日常系的《阿兹漫画大王》一类的画风和上色,只要故事有意思,依然有一大票的忠实观众。

  更何况于跃的这部《轻音少女》的剧情,比原版的更加有内容。

  甚至这都已经不是《轻音少女》了,只是用了一些这部动画成功的因素。

  于跃打算接下来跟凌贝贝打个电话商量一下这部漫画具体操作。

  免得凌贝贝拿到漫画之后,发现画风跟《未闻花名》天差地别之后,会有心理落差。

  于跃觉得这部漫画的上色只要做的到位,就算是马克笔上色也会十分的精致,他凌贝贝打电话,只是为了让她心里有个底而已。

  而且《未闻花名》还有好长一段时间的连载,虽然铜版纸彩页是不考虑了,但是双胶纸的彩印效果也是相当不错,能够很好的展现出这部漫画的上色效果。

  “对了,学长。昨天你的生日礼物都忘记给你了。”说完,陆小燃开始翻自己的书包,然后拿出一个礼品盒,递给了于跃。

  于跃接过礼品,也不说要打开,而是深情的看着陆小燃,说道:“还送什么礼物,你不就是我最好的礼物吗?”

  空气中弥漫着甜腻的味道。

  王潇琳被这突如其来的狗粮,噎的差点喘不过气来。

  “你不打开来看看吗?”

  于跃刚想说回去再打开,可是当他看到陆小燃期待的眼神,还是把话吞回了肚子里。

  盒子里是一摞漫画稿纸,里面记录着两人从相识,到相知的过程。

  虽然只停留在第二次表白之前的事情,但是也是陆小燃用心去用漫画记录的。

  看的于跃满心欢喜。

  王二丫在措不及防之下,又被塞了一嘴的狗粮。

  “小燃,你说咱们要不要把这个加到《轻音少女》中,当做故事的直线。就说她们看到我们的故事之后,更加的对爱情充满向往。”

  “随便你呀,你说怎么设定,我就怎么画。”

  “那就加进漫画中。”

  “好。”

  王潇琳:……

  “你们两个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没节操了?”

  “我觉得这样挺好,一边可以为动画做一个铺垫,另一方面还可以宣传一下学长的音乐。”

  陆小燃倒是不太在意于跃通过漫画来宣传他音乐的事情。

  只要学长能够将漫画中所有的歌曲和音乐都做出来,那又有什么关系?

  说不定还能引领新的话题和潮流。

  反正学长做什么都是对的。

  “我是说你们俩竟然能把秀恩爱的事情说的这么坦然,不怕被读者们寄刀片啊?”

  “难道读者们不希望我们过得幸福吗?我觉得稍微的展示一下也挺好呀。”

  王潇琳:……

  算了,我不说话了。

  王二丫觉得陆小燃在有于跃出现的时候,智商已经约等于零了,这时候跟她谈论任何关于于跃的话题,都是光明伟岸的。

  ……

  星期四的下午,有电视台主导的少儿舞蹈大赛,即将拉开了帷幕。

  中午大家就在社团教室集合了。

  端木婳可怜巴巴的没有坐在吕小鱼旁边,心里默默的发誓,绝不理睬任何人。

  尤其是看到于跃之后,更是小声的发出“哼”的声音。

  以每五秒“哼”一次的频率,来宣誓着自己的存在感。

  于跃也没在意端木婳委屈的小表情,只是他想起了米奕甜请自己帮忙问的事情。

  所以不管现在端木婳是什么心情,他都得问一下,顺便问一下游戏的进度问题。虽然这件事情不怎么急。

  “小婳婳。”

  端木婳没有理他。

  “小婳婳,怎么不理我啊。”

  “哼!”

  “怎么了这是?”于跃看向了吕小鱼。

  “不知道。”吕小鱼大致猜出是因为于跃生日会上表白的事情,没叫上她凑热闹,所以这小丫头生气了。

  但是吕小鱼又不好意思说出来。

  说出来不就暴露是自己透露给她的消息了吗?

  反正怎么问我都是不知道。

  “今天小婳一出现就这样了,大概中午没吃饱吧。”

  “哼!”

  听到这两人的一问一答,端木婳更是不满,你们根本不关心我,都不知道我在生气!

  她感觉自己是一个被社团遗弃的人,一个可有可无的人。

  说好了要一起考大学,你们却背着我表白了!

  还不通知我参加你们的生日!

  想到这,端木婳眼泪都开始在眼眶里打转了。

  于跃这时候想起来小燃那天好像问了一句“今天好像没有看见端木婳”,自己还回了一句爱来不来。

  嗯……

  得找个借口呀。

  于跃看向了远处的慕容南石。

  “小婳婳,那天我生日的时候,你怎么不来啊,我都让慕容通知全体社员了。这慕容也真是粗心大意,通知的这么不到位,不但你没通知到,就连我的同班同学戴高兴也没有能够通知到位。”

  反正恶人先告状就对了。

  至于会不会因此败坏了慕容的名声。

  这重要吗?

  只要自己的名声不被败坏就可以了。

  慕容你的出现,不就是背锅用的吗?

  端木婳眼泪汪汪的看着于跃。

  是这样吗?是因为慕容哥哥通知不到位造成的吗?原来不止我一个人没到场啊。

  这慕容哥哥也太粗心大意了!

  “我以为是主唱哥哥你不愿意叫我一起呢。”

  “怎么可能,就凭咱们俩的关系,我是那种人吗?你也太不相信我的人品了。”

  “对不起。”端木婳觉得自己不相信主唱哥哥这件事确实做的很不对。“但是主唱哥哥你下次的生日一定要叫上我!”

  “没问题。”

  于跃想了想,还是先不要问她关于做游戏和建网站的事情吧,等活动结束了之后再问。

  不然任谁都能想到,自己哄她只是为了其他的事情。

  不过于跃有一点没说谎。

  戴高兴没到场确实是于跃刻意为之,但是端木婳没到场就跟于跃没什么关系了,还真是慕容没有通知的原因。

  主要慕容南石觉得,这种事情不适合端木婳参加。

  万一强副校长误以为这是在带坏他的侄女,这问题就大了。

  所以,慕容的主旨就是,宁愿让端木婳误会,也不能让强校长误会。

  这里面的本质区别还是很大的。

  大不了自己给小丫头道个歉就是了。

  见于跃这边端木婳一脸委屈的样子,慕容南石本想过来看看情况,事情既然已经这样了,该道歉还是要道歉的。

  慕容南石拿得起放得下。

  但是于跃远远的就向他做了个不要过来的手势。

  他可不想慕容这时候跑过来。

  这不显得我的人品很有问题吗?

  ……

  “在这个春光明媚的下午,孩子们带着热情洋溢的心情,来参加了我们少儿杯舞蹈大赛,由全市23个幼儿园报名参加的比赛,其中在初选阶段我们选了八个幼儿园的舞蹈来进行决赛,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欢迎他们!”

  活动现场,实习主持人用着一种夸张的语气,抑扬顿挫的主持着整场的节目。

  只是有不少的家长听的直翻白眼。

  春光明媚是什么鬼?

  还真是夏春天过去了,春天还会远吗?

  “让我们有请飞跃乐队演唱《猪之歌》,演唱者端木婳,吕小鱼。”

  台下小朋友们一阵欢呼。

  端木婳是《弯月亮》的熟脸了,之前在儿童节目上端木婳一直都没有怎么唱过歌,所以她的上台自然引起了孩子们的欢呼雀跃。

  之所以她们被定为开场,还是因为这首歌相对比较活泼,两个小女生青春活力的台风,能够让舞台呈现出欢快的气氛。

  而第二首由于跃和主持人鸭子哥哥一起演唱的《虫儿飞》,更是带动了整场演出的气氛。

  这首歌已经是《弯月亮》的招牌歌曲,简单易懂,而且旋律还很优美。

  鸭子哥哥的一句会唱的小朋友跟我们一起唱,直接引爆了孩子们的热情。

  少儿舞蹈大赛这种东西,一般也只有与之相关的人才会感兴趣,不过偶尔一些孩子做出蠢萌的行为,也能够博得观众们一笑。

  进程过半的时候,于跃一口气演唱了《儿时》、《童年》和《童话镇》三首歌,《儿时》、《童年》这两首歌让家长们瞬间回到了自己小时候的记忆当中,《童话镇》里的童话人物,又让小朋友们兴奋不已。

  所以一场活动下来,于跃倒是收获了不少口碑。其他人也多少混了个脸熟。

  见端木婳的心情已经跟不错了,才把需要说的事情跟端木婳说了。

  到时候有什么想法,就让他们两个自己聊。

  刚说完事情,于跃的电话就想起来了。

  于跃拿出来一看,是凌贝贝的电话。

  自己还想打电话跟她说一下新漫画的事情,却没想到她先打过来了。

  “凌姐姐,猜猜我是谁?”

  凌贝贝:……

  “可以给你三个选项哦。A是于跃,B是陆小燃,C是作者。”

  凌贝贝:……

  “我选B。”

  于跃:……

  于跃捏着嗓子尖声说道:“回答正确,请问‘归渔’大人找我有何贵干。”

  “别闹了,咱们《烟花》的编辑部准备开个专栏,专门聊作者八卦的,并且专门做了民意调查。第一期你们‘鹿屿’的呼声特别搞,压制了一众老漫画师,所以编辑部权衡了一下,觉得你们俩的八卦应该比较所,决定第一期就放在你们身上。所以我们约个时间来一次电话访谈?”

  “嗯……我要征询一下小燃的意见,等确认了之后发信息给你,你看怎么样。”

  “好。我现在要先确认一件事情,你之前说你们俩并不是情侣,只是互有好感。是不是?”

  “之前是,现在不是了。”

  凌贝贝:……

  “所以,你们俩谈恋爱了?什么时候的事情?”

  “前天。”

  凌贝贝一时间都不知道说什么了,连这两个自己看好的高中生都谈恋爱了。

  虽然自己在音乐网论坛帮他们打过嘴仗,虽然自己有一种姨母般的欣慰,虽然有情人终成眷属的成就感。

  但是一只单身狗骤然听到别人恋爱了,终究还是有些难过的。

  “好吧,你们俩什么时候一起来沪市。”

  “这个我得跟小燃商量商量。对了姐,我跟小燃准备动手画新的漫画了,想跟你聊聊关于这部漫画的事情。”

  “你们开新漫是好事啊,我全力支持。”

  “问题就是新漫的风格跟《未闻花名》不一样,画风、上色、故事剧情都有很大差别,应该说整体不如《未闻花名》,是一个宣传我的音乐的漫画。”

  “嗯?宣传音乐?”凌贝贝一时间没有听明白。

  于跃就把这部漫画的想法给说了一遍。

  同时,于跃还表示,《轻音少女》的所有歌曲都会在动画版中面世,并且在动画版面世后,歌曲会在玉音网同步更新。

  这一点会在漫画刊登的时候,就先把相关情况告知给读者。

  “这想法……”

  凌贝贝还真不知道怎么形容这部漫画,只能说于跃真的是有炒作自己的头脑。

  这样一部剧情比较平的少女漫,被于跃这样一折腾,立刻包含了未来感、神秘感、原创单曲发布会,调动着读者们对歌曲的期待。

  “想法是好想法,但是我们也得看到作品的样稿才能决定要不要用,不过就凭着陆小燃的画功,这不作品也应该没有什么问题,除非剧情里面出现了重大的问题。”

  “那就好。”

  “另外《魁拔》在《新漫力》上的连载的反响也不错,很有古风味道,而且还比较热血,比较符合大众的口味。”

  于跃隔着电话点点头。

  毕竟是自己呕心沥血之作,能不优秀吗?

  他能不香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