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发邮件至206942603@qq.com,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歌手中的泥石流 187.这个年纪不该承受的重负

换源阅读: 爱书采集|
  星期一,米奕甜神秘兮兮的把一个笔记本递给于跃,赫然就是之前张月明偷偷翻看的笔记本。

  “你看看我设计的这些东西行不行?”

  说完,还带着一脸期盼的眼神看着于跃。

  看的张月明心里腾腾的冒火。

  米奕甜虽然表现的很神秘,但是一点都没藏着掖着,她就是要张月明和朱还看见她现在愿意拿出来了。

  甚至连凑过来的戴高兴米奕甜也视若无睹。

  她在无声的宣示着,我想要想拿出来的时候,谁都是可以看得。但是我不想拿出来的时候,谁都不能看。

  不然我这个小可爱可是要翻脸的。

  哼!

  至于张月明和朱还能不能够理解这层意思,就是他们的事情了,反正男神一想是猜不到女生的各种无声的行为是代表着什么。

  于跃倒是没有敷衍米奕甜,而是一页一页的认真翻看着。

  都是米奕甜平时设计的一些布艺作品,只不过使用手绘的形式表现出来,并且搭配上文字,一步一步分解各种布艺制品。

  于跃翻着翻着,惊讶的发现,这本笔记本里面的布艺不但花样繁多,而且米奕甜竟然还会简单地设计服装。

  反倒是戴高兴看了两眼就没了兴致。

  “你竟然还会做衣服呀?”于跃有些惊讶。

  做衣服可不同于做布偶和一些其他的小布艺,这个难度要呈直线上升,这其中涉及到设计款式、量体、裁剪等方方面面的东西。

  三围大一些小一些,都会影响到最后的布匹用料,稍微有些差池,就会导致衣服很不合体。

  于跃挠挠头,这不是就跟自己的老娘成了同行吗?

  而且自己的老娘虽说是裁缝,开着一家裁缝店,但是裁剪这一块其实好久没做过了,更多的是给周边的人缝缝补补做一些简单的活计。

  米奕甜听到于跃的话,有些得意的说道:“我家旁边就住着一个老裁缝,小时候有跟他学过一点这个手艺,所以之后才越来越迷布艺的。以前我其实是想学习服装设计的,为此还买了一些服装设计的书籍。但是奈何学习成绩实在一般,没考上找高中,所以就来咱们学校了。”

  “那你怎么会跑来学建筑了?”

  想学服装设计的姑娘,却学了建筑。

  这也太奇怪了。

  这完全是不相干的两个专业嘛!

  “因为咱们学校没有服装设计的专业啊!”说到这,米奕甜就有些气愤。“这破学校竟然没有服装设计专业!气死我了!”

  “那你就学了建筑?自暴自弃了?”

  米奕甜:……

  “什么叫自暴自弃啊!我是以为建筑专业是设计楼房和庭院呢,心里想着设计什么不都是设计吗?就报了建筑专业。只是没想到竟然是砌墙绑钢筋!还有该死的空间力学!完全学不会!”

  “我仔细看了一下你的设计,倒是很有创意,很多作品看着我都觉得有些惊艳。”

  “那是!”米奕甜骄傲的说道:“也不看看我是谁!”

  不过说到这,米奕甜又为自己说大话不好意思,自己就先戳破了“谎言”。

  “主要我们宿舍的新舍友鬼点子比较多,所以跟她给我出了很多主意。”

  “新舍友?”

  “嗯,高一年级的新生,整体造型班级的。自从来了这么一个人,咱们宿舍更欢乐了。”米奕甜说道:“不过这个小丫头有点奇奇怪怪的。”

  “奇怪?”

  “对啊,就是奇怪。开学的时候她并没有过来,不但军训期间没有过来,就连开学的前一个月都没有过来,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耽误了这么长时间。直到这个月初才开始来学校上课。而且进了我们宿舍的时候,一开始也不怎么跟我们说话,自己还带了一盆花,每天都在那浇水。这本身没什么,我们都以为她是个爱养花的人,只是前两天我们才发现,她的那盆花是塑料的,你说奇怪不奇怪?”

  “嗯……挺自律的一个人啊……每天坚持给假花浇水,也是不容易啊。她不会是有什么精神障碍吧……”

  “精神……障碍?”米奕甜小心的问道:“不会是神经病吧?”

  米糖糖一想到这个词所隐藏的含义,心里就有些恶寒。

  听说神经病杀人不犯法……

  “那叫精神病,面谈、肌无力、瘫痪等疾病才是神经病,神经系统的疾病。”于跃说道:“精神障碍没精神病那么严重,像强迫症、幻听幻视、情感障碍、自言自语什么的也都属于精神障碍。基本上成年人平均七到个有精神障碍的,没什么大不了。一般轻度的比较多。”

  “所以,你觉得她是这个神秘精神障碍?不会半夜爬起来拿刀砍人吧……”

  “不会的。”

  嗯……应该不会的……

  反正真的半夜爬起来拿刀砍人,砍的也不是我。

  最多自己到时候多给你烧几炷香……唱几首歌缅怀一下。

  “只是,于跃你怎么会这么了解的?”

  “这个啊……”于跃考虑着该怎么解释:“以前我觉的我全家都有精神……精力充沛,所以在精力充沛之余,我兴致盎然的研究过一阵子的异常心理学。”

  “异常心理学?”米奕甜好奇的问道:“是研究人的异常行为的吗?”

  “嗯……差不多吧。以前异常心理学好像翻译为‘变.态心理学’,挺有意思的。”

  听了于跃的话,米奕甜默默的把自己的笔记本拿了回来。

  这几天自己是不是应该不遗余力的做一个屏风。

  把张月明、于跃以及朱还三个人,从自己的世界彻底隔绝。

  “所以你给我看这本笔记本,是什么意思呢?”

  见笔记本被米奕甜拿走,于跃没搞懂米奕甜要干什么,只得问道。

  总不能无缘无故的让我看这本笔记本吧。

  米奕甜:……

  都把正事给忘了。

  “于跃,你之前不是说建立网站什么的吗?我就想问问你关于这方面的事情。”

  “网站啊……”于跃对于电脑的使用只限于打游戏和聊天,还有就是各种音乐的制作软件,其他的基本不懂。

  建立网站和网页什么的,于跃不是很了解,所以也不敢说什么大话。

  “要不我介绍个懂行的跟你聊聊?”

  “你不是想介绍慕容南石给她认识吧。”戴高兴在一旁嘿嘿的笑道。“人家还是个大帅锅呢。”

  “慕容南石?那是谁?”张月明眯着眼看向于跃。

  “就是乐队弹贝斯的那个。”戴高兴补充道。

  张月明想着运动会的几个乐手,反正都是大帅比。

  眼神就更加的不善了。

  “别听胖子瞎说!我当然介绍的是端木婳。”于跃淡定的说道:“胖子就是在这挑拨离间。”

  端木婳这段时间倒是已经名声在外了,所以张月明知道是谁。

  于跃心里倒是真想找慕容南石问问,让他跟米奕甜交流交流,毕竟什么事情都找端木婳也不好。但是现在有张月明在一旁虎视眈眈,于跃也不好说是找慕容南石了。

  说到端木婳,于跃倒是有些不好意思,好像自从遇到自己这个无良的乐队主唱,端木婳手上的事情就一件接着一件。

  就比如现在她还在做着新游戏的程序,比如时不时的还要教自己数学,比如她还要参加弯月亮的录制。而且她自己的低音提琴基本功又不能丢,每天还要保持着几个小时的练习时间。

  小小年纪就承受着这个年纪不该承受的重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