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发邮件至206942603@qq.com,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歌手中的泥石流 176.费心费力

换源阅读: 爱书采集|
  好在这时候有人过来打岔,才把现场古怪的气氛打破。

  一个自以为比较帅气,看上去也确实还算帅气的男生,过来问道:“王潇琳,你们在聊什么呢?我昨天看小说的时候,看到一句话说,这个世界上的女孩子基本上希望自己有个哥哥,所以十分好奇,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问完这个问题,男生还友好的向于跃打了招呼。

  于跃是乐队主唱,疑似陆小燃男友,实锤王潇琳的发小。

  这已经成了这个班,众所周知的事情。

  很明显,这个男生此刻,就很想要打入这个团体的内部。

  他的目标从他叫出的名字就已经展露无疑了。

  听到这个问题,王潇琳下意识的看了于跃一眼,没有作声。

  陆小燃则是干脆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那个脑残说的这话?

  于跃则是想到貌似很多渣男喜欢用认妹妹的方式接近自己喜欢的姑娘,达到不可描述的目的。一些交际圈甚广的女生也喜欢认哥哥的形式,跟很多的男生暧昧不清。

  所以原本三人之间的怪异气氛,转变成了第四个人的尴尬。

  这种尴尬还是自找的。

  最后还是于跃到了这种尴尬。

  “女生是不是都希望自己有哥哥,这一点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的是,有一部分有哥哥的女生,是非常希望自己的亲哥哥早点去死的。”

  听到于跃这话,男生却是十分的不认同::“哪会有这样的女生,希望自己亲哥哥去死的?这个想法也太恶毒了吧。”

  于跃不在开口,觉得这家伙就是一傻X,明明自己在给他找台阶下,免得他一直尴尬下去。

  他却在这据理力争。

  这就让于跃感到蛋疼了。

  这货是脑残吧!

  “行吧,你对行了吧。”

  “这本书其实还有下一句,每个男生都想有个亲妹妹,这样就可以疼她、保护她。我就有这样的感觉,所以觉得这本书真的很有道理。”

  “我大概就是你所说的恶毒的女生吧,因为我一直就希望我哥哥早点去死。”陆小燃忽然说道。

  男生:……

  这话一下子让这位男生彻底尬住了。

  王潇琳想起自己小时候跟着于跃后面叫着“于跃哥哥”的时候,于跃只是想着该怎么欺负自己,所以也发出了疑问。

  “你们男生想要妹妹,是真的想去保护她吗?确定不是为了有一个可以被你们欺负的人?”

  “当然是保护了!怎么可能是为了欺负。”

  “好吧,于跃你想要一个妹妹吗?”王潇琳问道。

  “不想。”

  “看吧,果然这两个说法都是不成立的,下次这种破书你就别看了,误人子弟。”

  男生:……

  男生挠挠头,怎么今天如此的出师不利,直接就这么被三个人一起怼上了?

  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难道今天黄历上写着不宜聊天?

  所以最后只得坐立不安,尴尬的微笑。

  然后。

  默默的离开。

  星期二的中午,于跃直接找到慕容南石,把电视台的公益演出的通知给他。

  还有几首歌的谱子也一并交给了他。

  “你是说你想让端木婳上去唱?还有吕小鱼?”

  “嗯,小婳婳还没有到变声期,那小奶音上台唱这首歌正合适。而且她学会这首歌以后,还可以在《弯月亮》节目上帮我分担一些东西。”于跃脑海里出现了一盒画面后,笑着问道:“你不觉得端木婳一边拉着二胡,一边唱《猪之歌》,很有意思吗?多接地气。”

  慕容南石:……

  “那为什么还要加上一个吕小鱼。”

  “她声音不错,让她跟端木婳一起上台,说不定能治好她怯场的毛病。”

  对于怯场的说法,于慕容南石不敢苟同。

  只要你能让她唱小星星,她敢站在天安门广场上唱。

  这是怯场的事情吗?

  吕小鱼明明是容易忘词好吗?甚至能把旋律都给忘了。

  不过,既然于跃有这样的想法,就随他去吧。

  反正到时后可以再根据情况调整。

  端木婳现在在金陵的少儿界,也算是比较有名气的一位角色了。

  她也是《弯月亮》的常驻嘉宾。

  所以她的出场必然也能带来很好的效果。

  于跃的如意算盘打的响。

  这不光是一个公益演出的事情。

  也可以帮他分担一下《弯月亮》的唱歌任务。

  不是离了他于跃,就没有人教孩子们唱歌了。

  唱歌的事情慕容南石不甚在意,反正只是个公益活动,人到了就已经是最大的诚意了。

  他倒是很关心另一件事情。

  也是一件真正关系到大家前途的事情。

  那就是于跃暑假之前提到过的写歌教学。

  “对了,你什么时候开始教写歌方面的知识,很多人对这件事情很感兴趣呢!”

  慕容南石自己也对写歌这方面也比较感兴趣。

  他老爹老娘的乐队就是创作方面比较薄弱,没有什么好的原创作品。

  所以慕容南石很想打破这种这种状态。

  毕竟一首歌红了之后和不红之前的出场费那是两个概念。

  而且于跃的乐理课确实干货满满,十分的有内容,所以这让慕容南石对之后于跃之后开展的写歌教学十分的期待。

  毕竟大家都是玩音乐的,基本的乐理都是知道的。

  所以欠缺的,就是一个能够写出脍炙人口的歌曲的思路方法。

  现在于跃又有两首新歌出现,而且都是不错的作品。

  依照他的这种才华和能力,除了江郎才尽,以后在歌坛的高度绝对不会低。

  “写歌呀……”于跃考虑了一下最近的时间分配。

  春晚的事情就先不说了,彩排方面估计要到一月初才会开始。也就是说于跃会在圣诞节到元旦节这段时间,才会动身去往首都去准备《恭喜发财》这首歌曲的事情。

  考虑着,除了要上吉他课,练小提琴,写写故事,做做音乐之外,确实时间还是比较充裕的。

  现在于跃的专业课时间,基本都是自由支配的。

  “我需要整理一下相关知识,可能会在这一两个星期后开课,到时候我通知你。”

  “可以。”

  对慕容南石来书哦,于跃已经给出了大致的时间,那就好办了。

  一直以来,这个社团都是慕容南石在费心费力,现在乐队和社团的未来越来越其余明朗,慕容南石也会觉得自己的心力没有白费。

  于跃在给完谱子之后,就打算下午请假去版权中心注册一下音乐版权,顺便问一下版权中心的工作人员现在版权中心有没有建立网络注册的网站。

  如果有相关的网站,于跃以后也可以省掉不少的时间。

  于跃请了一下午的假,不光是为了注册一个版权,他之前他去北京耽误了一些古典吉他的课程,需要及时的补回来。

  所以,他在上一周的周五晚上的选修课后,于跃跟老师约好了今天下午去他办公室补一下相关内容。

  于跃本身音乐天份比较高,又有一些自己的作品,有这么一个十分喜欢古典吉他本身才华又高的学生,作为老师也是非常高兴的。

  所以也是欣然答应了。

  甚至他还经常拿于跃做例子来教育那些不是很认真学习的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