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发邮件至206942603@qq.com,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歌手中的泥石流 161.我还不如戴高兴?

换源阅读: 爱书采集|
  中午,广播台又响起了慕容南石熟悉的声音。

  一如既往的播音腔。

  而播报的内容除了一些时事要闻,还有就是一些俗套的故事和流行歌曲。

  而最近广播太最喜欢放的,就是于跃的一些民谣以及飞跃乐队自己翻唱的歌曲。

  在播报了所有节目之后,慕容南石又插播了一条宿管会处的批评。

  “昨日上午,女生宿舍有人在楼上抛撒垃圾,导致整个女生宿舍楼下飘满了糖果纸,行为十分恶劣。请广大同学们保护校园环境,爱护身边一草一木,争做校园文明人。并且如有知情人,请及时通知学校宿管处。”

  “你们这些住宿生很会玩啊?”于跃惊讶的对朱还说道。“现在你们高空抛物都懒得用垃圾袋了?直接撒了完事?”

  “女生宿舍那边的事情,关我们屁事。”

  “真的?我怎么听说,你们男生宿舍有些人更恶心。”

  朱还大概明白于跃说的什么意思。

  无非是其他宿舍有人高空扔尿瓶什么的。

  “那不是我们宿舍的,或者我们班宿舍的人。”

  “还真有这么恶心的事情?不怕瓶子没盖好惹出事?”

  “听说前几年很多这种事情,现在少了。宿舍查这种事情查的很严,最轻也得是找家长过来。而且这还算好的,至少有个瓶子。”

  于跃:……

  “你的意思是还有人当空尿的?”

  这都什么人啊?

  “不是当空尿,这得多牛逼才能干出来这种事,抓到了还不直接开除?”

  “那是什么意思?”

  “别的宿舍有人冬天直接尿地上的,就半夜直接侧过身子就开始的那种。”

  于跃:……

  还能这么玩?

  那宿舍其他人还不嫌弃死?

  “呵,直接动手打了都,只是最后没闹起来。”

  “你们别说了,恶不恶心啊!”

  米亦甜听到这则广播后,也是无奈的扶着脑袋。

  尤其是身后的这两货还在积极讨论这件事情,甚至还扯到了其他事情上面。

  恶心死了!

  “糖糖,你知道这件事情吗?”于跃问向了前面的米亦甜。

  “不知道!你们这帮臭男生真恶心!”

  “我是问你知不知道糖纸是怎么回事,想什么呢?”

  米亦甜:……

  你都放到一起说了!我怎么知道你在说什么?

  “不是很清楚,反正别问我!”

  米亦甜何止是知道,她简直是唯一的目击证人。

  亲眼看着冯玲玲将糖纸洒满天空,随风飞舞。

  而且昨天早上的风又比较大,那糖纸吹的呀,撒满了整个校园。

  好在没被学校抓个现行,不然就糗大了。

  反正后来宿管阿姨在楼下骂了整整十分钟,骂的整个宿舍楼里的人无心睡眠。

  “听说是一早撒的,这不是有病吗?”朱还说道:“星期天早上六点半爬起来撒糖纸,这事怎么听上去瘆得慌,这是受了什么刺激才才做出这么匪夷所思的事情。”

  朱还想到了以精神病为主题的恐怖片的场景。

  “估计是言情小说看多了。”张月明也参与了讨论:“你看,糖纸这种东西本来就比较好看,洒向天空之后漫天飞舞看上去多浪漫。不过这得存了多少糖纸才能撒的到处都是?就这么一下就没有了,也是吃饱了撑的。”

  “说不定是有什么原因呢?你们没了解就在这瞎说。”米亦甜有点听不下去了,说道。

  朱还不认同她的想法:“那你说说什么情况?问你你又不知道。”

  张月明也难得的符合起来:“有再多的原因你也不能污染环境吧,这种事情就连于跃多做不出来。”

  于跃:???

  怎么又扯到我头上来了?

  “于跃怎么就做不来了?”米亦甜有点不服气,问向于跃:“于跃,如果你的女朋友特别喜欢收集糖纸,你会不会帮她收集,然后找个机会送给她?如果你失恋了,这些糖纸没有用了,你说,你会不会把糖纸给洒了?”

  “虽然不情愿,但是我想说的是,我还没有女朋友。”

  米亦甜感受到了单身狗的怨念。

  “我是说如果!”

  “没有如果,要不现在送我个女朋友,跟我去小树林聊聊人生,要不就别扯淡。”

  “你不是有那个什么小燃吗?假设。”

  “不会,她不收集糖纸,我也不会偷偷收集糖纸的。”

  “就只是打个比方……”

  “打比方也不行,小燃没有这种文青病。”

  俗话说的好:

  孩子犯文青病老不好,怎么办?

  打一顿就好。

  朱还偷偷拍了拍于跃,他还是决定提醒一下自己的同桌:“有读者说作者有文青病,你说话悠着点。”

  哈……

  其实收集糖纸也只是个人的爱好。

  文青也是一种潮流。

  “如果我收集了糖纸,应该不会撒掉吧,扔垃圾桶不就行了?哪来那么多事。”于跃看着米亦甜,忽然感觉这事情不对:“怎么感觉你对这件事情很了解啊?这事情不会是你干的吧?”

  于跃想了想,也不对。

  眼前这两人好像也没有什么感情上的问题。

  于跃狐疑的看着米亦甜和张月明。

  “我又不收集糖纸,而且我们两感情好着呢!”张月明赶紧说道。

  于跃想想也是。

  朱还却有不同的见解。

  “那为什么米亦甜一早过来就沉着脸,还问你到底喜欢她什么,你们两不会已经秘密分手了吧?而且还是米亦甜甩了你,只是顾及你的面子,才在这装作还在一起的样子?”

  “怎么可能!”张月明立刻反驳:“别瞎说,再瞎说我揍你了!”

  说完还朝着朱还挥挥拳头,大有一眼不和,就跟朱还互挥王八拳这种保留项目。

  “我记得当初你们两谈恋爱的时候,也是瞒着大家的。”于跃也表示这事情十分的可疑:“当时在灯会的时候,看到我还跑了!”

  “会不会在送锦旗的时候就已经分了,那种事情是个人都不能忍吧。”朱还此刻的面色沉重。

  “有可能。”

  ……

  看着这两人一唱一和的说着他们分手的事情,就连米亦甜都有些听不下去了。

  “没有的事,我们没有分手,你们别瞎说!”米亦甜说道:“锦旗的事情我早就原谅他了,而且锦旗到现在还挂在我床头呢。我觉得这东西挺好,怎么了嘛,你们太过分了!”

  挂在床头……

  于跃和朱还对视一眼。

  好吧。

  这毕竟是人家两个人的事情,他们也不好多开这个玩笑。

  不过把锦旗挂在床头每天看着,真的好吗?

  真的不气吗?

  话题又回到了开始。

  “那你咋那么清楚糖纸的事情?”

  “这个……没有啦,就是随便一说,感觉能把这么多收集到的糖纸都洒了,一定是遇到感情上的问题才会这样……”

  在米亦甜解释自己的看法的时候,于跃却在朦胧的思维中想到了一种可能性。

  “朱还,你说有没有这种可能,其实我们看到的米亦甜,一直都不是真实的米亦甜?”

  “啊?”

  于跃,你有病吧?

  “你想想看哦,咱们的米糖糖大小姐,坐拥良田几百亩,会是一个平凡的人吗?这是地主家的千金!”

  其实二三百亩的田地,一年的收入也没有多少,比于跃家的老周老王的收入高不了太多。只是农村的开支比较小,或者说很小,能够结余的钱很多,而且房子什么的也比较容易盖起来。

  所以,米亦甜生活上就相对比较好一些。

  至少在这个学校算是比较好一些的。

  “然后呢?”朱还饶有兴趣的听着。

  怎么有种武侠故事的既视感。

  “所以,米亦甜表面上看似单纯,其实内在城府极深,咱们的张月明会不会只是她表面上的男朋友,暗地里她其实还有其他的男朋友,只是最近闹了矛盾。现在说不定已经有某个男生沉尸江底,所以才把糖纸给洒了,算是给那个负心人捎的纸钱?你们没发现她今天早上一过来,气质就完全跟平时不一样吗?这是她心境失衡时,无意中露出的真实形象,这才是米亦甜真实的样子,平时只是伪装罢了。”

  于跃越想越觉得有可能。

  为什么锤子是绿的?

  为什么张月明的代表动物是驴?

  为什么米亦甜会觉得自己的内在其实是一只狐狸?别人都说自己是小奶狗来着。

  这一切的一切,不都在预示着什么吗?

  米亦甜:……

  你当着我的面这么说真的好吗?

  就不怕明天沉尸江底的变你于跃吗?

  我米糖糖发起火来,可凶可凶了!

  “去去去,别扯犊子。”说米亦甜有其他男朋友这种话,张月明听了就自然不高兴了:“于跃,我知道你脑子有问题,但是不要用在这个上面好吗?竟然这么说我们家糖糖。”

  “就是!”米亦甜点点头:“太过分了!脚踩两只船的事情,哪能这么轻易就揭穿?至少得有个完整的剧情吧。”

  张月明:……

  米亦甜见大家都开始胡说了,憋无奈之下,才把冯玲玲遇到的事情说了出来。

  还让他们不要乱说。

  对于这件事情,于跃和朱还也是唏嘘不已。

  人家初二就谈恋爱了,我们都已经步入高三,还是两单身狗,这些年都活到狗肚子里了?

  不过……糖纸的事情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于跃乐呵呵的看着米亦甜。

  素材,素材啊!

  这下小作文又有内容可以写了!

  于跃觉得米亦甜的这位室友真是牺牲小我,成就于跃的伟大事业。

  那姑娘还是很有奉献精神的嘛!

  至于要怎么安慰冯玲玲。

  这又不是我于跃的室友,干我毛事。

  “哎呀,你们就帮我想想主意啦!看到室友这个样子,我心情都变得不好了。”

  这话倒是大实话,大家也能看的出来。

  不过安慰什么的,几个大男生都木的办法。

  见大家都没有说话,于跃想了想还是说道:

  “我听说过一句话,一个人从失恋中走出来的最好办法,就是迅速进入下一段的恋情。这样就没有时间去伤心难过了。”

  嗯?

  米亦甜抬起头,眼神亮晶晶的看着于跃。

  关键时刻还是于跃靠谱。

  其他三个人都若有所思。

  于跃看见张月明和米亦甜都陷入思考中,感觉这事情有些变得有趣呢。

  米亦甜也注意到了于跃表情的异样,看到张月明一副若有所思,掏出布锤子就是对着张月明一顿锤。

  说!

  你在想什么呢!

  张月明连连告饶,急忙转移话题:“你现在该想想,怎么才能让你的室友顺利进入下一段感情。”

  这是个问题。

  张月明提了个建议。

  “要不让于跃去勾引?这叫废物利用,变废为宝。”

  于跃和米亦甜同时白了张月明一眼。

  朱还一拍掌,像是做出什么决定一般。

  “要不就我去吧!我勉强可以牺牲一下自己。”

  朱还的话说出口的一瞬间,整个场面瞬间变得鸦雀无声。

  于跃噗的笑出声来。

  低下头轻轻的哼唱着:“最怕空气忽然安静……”

  这是多沐浴哦自知之明才会说出这样的话。

  张月明更是直言不讳:“我觉得最近有些瘦下来的戴高兴都比你靠谱!”

  这一刻,朱还感觉全世界都已经抛弃了他。

  并震惊的看着众人。

  我还不如戴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