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发邮件至206942603@qq.com,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歌手中的泥石流 159.你们觉得呢?

换源阅读: 爱书采集|
  星期一过来,米亦甜的心情不是很好,甚至对她来说,有点糟糕。

  虽然昨天陪着冯玲玲一天,宿舍的其他人也安慰了她好久,让她心情略微的变得好了一些。但是米亦甜看得出来,收效甚微,效果小之又小。

  所以,连带着米亦甜的心情也一直没好起来。

  米亦甜原本是个内心很单纯的姑娘,也是一个非常感性的姑娘,虽然她十分的聪明,但是从来不愿意揣摩别人的心思。

  但是,冯玲玲的事情,让她忽然有了一些明悟。

  所欲她今天看待身边的事情的时候,都显得格外的冷静。

  或者说是会花脑子去想一些事情了。

  这种一旦冷静下来看待身边事情的行为,一下子就显得米亦甜跟往常有很大的不同。

  就好像,于跃一早过来,米亦甜就饶有兴趣的盯着于跃看。

  这种让人不自在的行为,米亦甜以前会很少去做,而且一般都是事出有因。

  不会像现在这样莫名其妙的就盯着一个人看。

  所以于跃十分的心虚,甚至有些恶寒。

  是不是米亦甜想要我带布料了?

  又不好意思自己开口要,所以想给我一个眼神自己体会?

  “你……布料用完了?”

  米亦甜摇摇头。

  那这是怎么了?

  莫非……看上我了?

  那张月明该怎么办?

  同样,心里一个劲发虚的,还有一旁的张月明。

  这是怎么个情况?

  “于跃,我忽然发现你变丑了。”米亦甜一开口,就让于跃有些呆滞了。

  你一大早盯着我看,就为了说我丑?

  说好的相亲相爱呢?

  说好的互夸互赞呢?

  这就背信弃义了吗?

  “所以……你想表达什么?”

  “我就是单纯的想说你变丑了而已。”

  于跃……

  你今天早上吃错了什么,一来就怼我?

  “我还发现,其实你的五官,好像没一个好看的,都挺平常的。”米亦甜认真的说道。

  于跃一下子感到莫名的烦躁。

  你可以说我没才华,这可能是个事实。

  但是你不能说我丑!

  然后愤怒的看向张月明,是不是你丫怂恿的!

  张月明才不管于跃怎么想,也不管于跃愤怒不愤怒。

  他听到米亦甜的话后,心里早已乐开了花。

  哈哈哈,原来这才是糖糖真实的内心想法。

  朱还也在米亦甜话语的引导下,仔细观察了于跃的相貌。

  咦,听她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是这么一回事。

  可是为啥大家都觉得于跃长得比较清秀呢?

  想不通。

  对于大家都看向自己这种事情,于跃有种想要掐死米亦甜的冲动。

  然后再把张月明和朱还这两位在现场的目击者也一同掐死。

  这样世界就又可以恢复美好了。

  又是美美哒的一天了。

  况且,原本自己就不应该有同桌的。

  正当张月明在一旁乐呵的时候,米亦甜又看向了他。

  一股寒意瞬间涌上张月明的心头。

  “张月明。”

  “嗯……”张月明咽了咽口水。

  “我想知道,你到底喜欢我什么。”

  张月明有种预感,这是一道送命题。

  答不好,真的有可能送命的。

  比抱电线杆、送锦旗还严重。

  “喜欢一个人……还需要理由吗?”

  看着米亦甜不满的脸色,张月明连忙说道“我想说的是,其实在我看来,喜欢一个人,不应该一一列举喜欢她的什么优点,而是应该喜欢这个人的全部。比如我喜欢你糖糖,就喜欢你的一颦一笑,喜欢你的一切性格。喜欢看着你笑,喜欢跟和你一起玩闹,喜欢你有时候生我气的样子,喜欢你做出布偶时得意的小表情,还有很多很多我喜欢你的点。这些都是我喜欢你的原因。”

  说完,张月明咽了咽口水。

  哎呦妈呀,超水平发挥了。

  应该算挺文艺的了吧!

  跟于跃呆一起久,关键时刻还是有好处的。

  就不知道糖糖听了之后是是个什么态度。

  米亦甜没再看张月明,张月明也不知道米亦甜现在心里是着呢吗想的。

  这算是过关了吗……

  张月明等了很久,确认米亦甜的表情好像没有什么变化之后,这才问道

  “糖糖,你今天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心情不太好。”

  “是因为前天晚上喝酒的事情啊?”

  张月明星期六晚上找人帮忙把米亦甜把舍友給带了回去,所以是知道唐瑞雪和冯玲玲哭的稀里哗啦的事情。

  但是不知道具体的原因。

  星期天两人吃饭的时候,也没见米亦甜聊起任何关于她们宿舍的事情。

  现在想想,还真有可能跟前天晚上喝酒有关。

  “嗯,看到玲玲这样,我就是忽然想到了自己,想认真的去思考一些事情。张月明,你说,咱们专科生是不是真的就那么不招人待见?”

  “为什么这么问?”张月明问完,下意思的看了于跃一眼。

  米亦甜没有回答他,只是想着冯玲玲的男朋友为了能够考上好的大学,不得不跟冯玲玲分手。

  她之前没有去思考这个问题,现在想了想,即便是暂时不能在一起,也可以选择减少见面的次数,来降低被发现的概率。只要熬到高中毕业,他们就可以解放了。

  能够长久的在一起了。

  米亦甜不相信这两人想不到这一点。

  所以很有可能,冯玲玲的青梅竹马,是因为一些其他的原因,才选择分开的。

  米亦甜感觉,无非是几个原因。

  这个男生喜欢上了其他女孩子,变心了。

  这个男生已经看不上只是中专生冯玲玲,想要放手了。

  或者被家里发现了。

  但是米亦甜认为,其实这三个原因,都绕不开一个学历,至少每一个原因都跟学历多多少少粘上一点边。

  喜欢上更,还是有些困难的。毕竟是从小到大青梅竹马的感情,哪容易因为一个人的出现,就轻易的转变,甚至发展成分手。基友可能是冯玲玲的学历让男孩没有面对家长的信心,才移情别恋。

  如果冯玲玲的成绩也很好,他们两的感情未必会被父母阻止,而且还很有可能因为能够相互促进学习,而受到鼓励。

  而且让米亦甜思考学历问题的,不光是冯玲玲这件事。

  其实他们几个人也发现了于跃开学以来,经常刻苦的做着高一的数学题。

  只是不同的是,这是高考的指定教材,着说了于跃其实是打算参加高考的,以至于于跃在上专业课的时候,都已经没有老师去管他会不会认真的听课了,大概是强校长知道开学以来于跃、陆小燃都在跟端木婳一起学习数学,所以跟两个班的班主任都打了招呼。

  于跃大概是打算参加高考了。

  这是周围几个人心里的共识,只是没有人点破罢了。

  结合冯玲玲这件事情,也让米亦甜有了这样的疑问。

  所以米亦甜提到学历的时候,张月明下意识的看了于跃一眼。

  “不重要吧。”张月明不太想承认学历的重要性,反正他觉得,自己见到过一些学历低的人,也做生意做的发财了。

  米亦甜又看向了朱还和于跃两个人。

  “我也觉得不是很很重要。”朱还说道“在工地上混好了,以后做项目经理什么的也是很正常。那些大学本科出来的建筑学生,不还是以这些为目标吗?”

  “对呀。”张月明符合道。

  这些都不是米亦甜想要的答案。

  所以她又看向了很有可能想参加高考的于跃。

  “于跃,你现在已经成为歌手了,为什么还想参加高考。”

  “哈,被你们看出来啦?”于跃笑了笑。

  “学历重要自然是是重要,而且越是好的学校越是重要。但是我认为,最关键的还是,自己的爱好是什么,自己对未来有没有规划。”

  “规划?”

  “对,规划。”于跃说道“我从当初最早谈戴高兴的吉他唱歌给你们听,还不到一年。这不到一年的时间了,我做了多少事情,你们有概念吗?”

  大家都摇了摇头。

  于跃便笼统的列举了一下。

  我去了酒吧驻唱,从暖场歌手做起。

  我在发现有国内有了第一家音乐网站之后,我就开始向他们投稿,还写信给他们提意见。在彼此的邮件和电话通话,我们才一步步建立了合作。

  在慰问特殊学校的时候,我又特别带着一群社团社友们排练歌曲,为特殊学校带去新歌《阳光总在风雨后》,以及其他的一些歌曲。

  我知道了小燃是画漫画的,就写了六七万字的故事,跟她一起创作漫画。

  还有我的发小二丫也是。

  当我知道小婳婳会编程会做游戏,就拉着几个人一起做公益的免费游戏。

  我每晚去酒吧唱歌,我一次又一次的去徐哥的录音棚录制歌曲,我一次次的去注册歌曲版权,一次次去邮局寄信。

  我为了上《周末》,一直在考虑舞台上的各种细节。

  我找人帮忙借练习用的小提琴,甚至借到之前每晚都要用叠起来的报纸练习小提琴的站姿、夹琴的姿势和持琴弓的姿势。

  我找人帮忙寻找教古典吉他的课程。

  我在暑假辛辛苦苦录制了一个月的歌曲,没时间去跟约的人一起出去玩。

  我买了电脑,一直在做音乐。

  我为了年末的那个大舞台,在到处奔走。

  我想参加高考,我请人帮忙借各个年级的书本和笔记,还要努力学习那些高中生门学习的教材。

  我复习着各种乐理知识,还打算在社团教学乐理和写歌课程。

  而且这一切,都是建立在我是一个职业学校的学生,还要跟你们一样,每天来学校上课。

  所以,这一年我做了多少事情,你们清楚吗?

  这一切,不都是为了我未来走上娱乐圈这个大战场的时候,能够有足够多的底牌保护自己,能够站的更加轻松一些,站的更加稳定一些吗?

  所以,米亦甜。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问学历重要不重要。但是我知道,足够多的底牌是最重要的,而学历,也是一项重要的底牌。

  而且它还是众多底牌中的一张分量足够重的东西。

  米亦甜,你觉得呢?

  还要朱还,张月明。

  你们又觉得我说的是不是有点道理呢?

  ……

  s关于昨天那一章,我写的慢,本来连写文带改稿,写了七八个小时。到了夜里十二点半,无意中没保存给叉了。

  回来发现这一章没有了,找不到了,整个人都懵了。

  后来发了十分钟的呆,才又赶紧花了一个多小时重新凭着记忆写好。所以细节上有些粗糙,很多之前写好的细节想不起来了,还有不少错别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