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发邮件至206942603@qq.com,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歌手中的泥石流 128.奇了怪了

换源阅读: 爱书采集|
  六月十八日,端午节。

  又到了吃粽子的节日。

  于跃这几天还没有接到少儿频道的节目邀约,大概是节目组还在等待着事情的发酵。

  然而却先接到了钱璐伟直接打到学校的电话,是关于今天晚上的端午节晚会。

  具体的情况是,之前邀请的一位有些名气的歌手飞机晚点,怕赶不上,所以急需一个歌手作为候补,以防那位歌手赶不上的时候能够有歌手临时顶替演出。

  问他愿不愿意在今天晚上的端午节晚会上做替补演员。

  既然是替补演员,也就是说即便是答应了这场演出,于跃也有可能上不了台。所以钱璐伟最先考虑的,还是最近崭露头角的新人。

  这种顶替的表演有时候会吃力不讨好,观众们有时候也不买账,反而会对歌手发出各种各样的嘘声,影响歌手的心态。

  在与学校的沟通之后,于跃还是答应了下来,毕竟这种晚会的救场行为,还是很受节目组和电视台的待见的,以后还有其他的演出或者节目,会大概率的先想到能够及时赶来救场的演出人员。

  出发之前,于跃仔细考虑了一下有什么疏忽的地方,最后还是决定先去一趟社团的活动教室,把他们放在活动教室的所有的谱子都一起带上。

  并且在离开的时候还留下了一张字条给慕容他们。

  然后才赶紧匆匆忙忙的带着吉他和乐谱赶向钱璐伟的指定地点,金陵体育场,去找乐队总监陶宇。

  下午的四点半,现场还在布置当中,观众们也还没有到场。

  于跃直接找了一个公用电话打给陶宇,让他带自己进后台,这才顺利的进入了后台之中。

  来来往往的工作人员和表演的歌手、演员都在忙着各自的事情,没人注意到一个男孩的到来。

  陶宇直接将他带到乐队旁边,商讨着表演的事情。

  半路上,于跃具体了解了其中的情况。

  现场的问题原来不只是一个歌手飞机晚点的问题,还有一场比较长的舞蹈表演也很有可能出了岔子,所以整个节目的流程都被打乱了。

  “除了可能否》,你现在能够拿出几首歌曲?”

  陶宇严肃的提出了这个问题。

  “有完整词曲的我能够提供三首。”于跃说着话,就从书包里拿出了三首歌的完整谱子。

  他在的士车上的时候,就一直在整理这些凌乱的谱子,整理出了完整的三首原创歌曲的曲谱,我相信》、小情歌》和阳光总在风雨后》的整套曲谱,包括五线谱、吉他谱、贝斯谱、鼓谱。

  在分给陶宇和乐队众人之后,大家一起研究了一下,发现三首歌的谱子都很不错,没什么需要调整的,只不过阳光总在风雨后》不太适合今天晚上的演出,毕竟不是公益晚会,所以最后陶宇决定还是用可能否》、小情歌》和我相信》三首歌。

  这就去找导演高敏东过来一起看排练了。

  等导演过来,乐队已经把两首新歌琢磨的差不多了,就等着一起排练一遍,试试效果。

  高敏东看着于跃比较年轻,但是听说乐队跟于跃是合作过的,也就没有太过于担心,而是示意乐队先一起排练一遍。

  于跃表现的状态非常的好,尤其是小情歌》这首歌曲,于跃表现出来的唱腔很特别,一下子就抓住了所有人的心。

  并且一些并没有面试事情可做的工作人员也开始驻足观看他们的排练。

  “怎么这个点了还有排练的?”一个工作人员好奇的问道。

  “好像是抓过来当替补的,不过歌很好听啊,我觉得能够带动的起来现场的气氛。”

  “最后的那首歌好特别啊。”

  “是啊。”

  ……

  于跃的声音没有早期的吴青峰那么奶,他更偏向于清澈。但是光听声音,依然会有那种搞不清演唱的到底是男是女的情况出现。这就有一种独特的味道在里面。

  所以这歌声甚至有一些歌手和其他演员都被吸引住了。

  “很好!”晚会导演高敏东赞叹了一声:“这么优秀的年轻歌手,你们从哪找来的?”

  陶宇左右看了看,小声说道:“钱总的关系,好像是李静介绍过来的。”

  高敏东意味深长的笑了起来,眼神里透着浓浓的八卦。

  “不过水平确实很好,这些歌都是他自己写的?”

  “是的,都是他自己写的歌。还有一首歌咱们没有排练,所以目前于跃能够唱三首歌。那首歌之前上周末》的时候大家已经排练过了,都比较的熟,不用排练了。”

  “哦?他还上了周末》啊。难怪钱总直接找他过来呢,看来是心里有数,觉得比较靠谱,真是年少有为。”

  “不光如此,好像最近其他频道也在捧他。之前这小子跟着他们学校一起去慰问演出,写了一首阳光总在风雨后》,被当做公益典型在宣传。”陶宇没有说你是我的眼》的事情,这件事还在筹划之后,不方便说出来。

  “你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就是那个拍手唱歌的,是不是?我小孙女昨天还跟我说起这事。”

  “嗯,就是他。”

  “不聊了,我去安排一下,你等会把几首歌一起报给我。”

  “好。”

  ……

  两人有了替补的节目,心情自然就放松了不少,聊了几句关于于跃的八卦之后,才继续开始各自的工作。

  现在唯一担心的,是于跃会在舞台上出问题。好在于跃参加过周末》,之前好像也参加过李静办的民谣大赛,所以还是有一定的舞台经验,心态上倒是不会出现大问题。

  后台在紧锣密鼓的准备着,机位、口播、演出顺序都需要再次安排,以防出现不必要的问题。

  于跃也被安排到后台化妆,他的妆容相对比较简单,只需要在舞台强光和彩光的照射下脸色不显得奇怪就可以了。

  太阳渐渐落下,体育场观众也陆续到达,坐满了整个体育场。

  八点钟,晚会正式开始。

  于跃的节目被安排在一个大型的舞蹈表演之后,所以他演唱的第一首歌曲是我相信》,尽量做到气势上不被之前的舞蹈表演压下去。

  于跃深吸了一口气,他还是第一次在这么多观众面前表演节目,自然会有所紧张。

  后台,于跃已经站在了舞台旁边,陶宇则是在一旁跟安慰着于跃,生怕他在舞台上出问题。

  “放松点,你就当是在录制周末》好了,该怎么唱歌就怎么唱歌。而且其实就算是出现一些小失误也是没有关系的,所以你没必要紧张。”

  于跃点点头,没有说话,不是因为他紧张。而是他一想到今天应该会有不菲的收入之后,整个人的状态就瞬间满格。

  “嗨耶!”

  于跃一开口,就把场上的气氛带动了起来,台下的众人都挥舞起了自己手中的荧光棒,跟着于跃的节奏晃动。

  于跃自己也彻底的兴奋了起来。

  他感觉台下这一个个挥舞的荧光棒,就像是一茬茬韭菜一样,在空中左右摇摆,等待着他的收割。

  这都是一张张的人形钞票啊!

  “你有没有觉得台上的那个年轻人有点眼熟?”

  “没有。”

  “他好像是哪个唱民谣的男孩吧。”

  台下倒是有观众认出了于跃,毕竟周末》的那一期才过去不久,总有一些人会认出于跃的。

  “你确定吗?我记得他那天是唱的民谣啊。”

  “不是很确定,离的有点远看不清楚,可能是我认错了吧。不过歌倒是挺好听!”

  主持人上台互动之后,于跃又开始了他的第二首歌。

  当前奏的旋律奏响的时候,就有一些听众觉得有那么一点点耳熟,似乎在哪里听过似的。

  直到副歌部分开始时,很多人才哗然大悟,竟然是这首歌!

  “我就说他是那个民谣歌手!”

  “还真是,没想到。”

  “有没有人听过我这首歌的,可以一起唱。”于跃也在间奏的时候,轻声的说道。

  “听过!”一声尖叫声想起,引起了哄笑。

  于跃也是没想到自己竟然立刻就得到了回应,连忙称谢。

  在到第二遍副歌的时候,果然已经有观众一起跟着于跃唱了起来,于跃心里忽然就涌起了一股成就感。

  就仿佛他已经成为了一个知名的歌手,现在是在他的演唱会一般。

  虽然现在只是一种假象,他只是因为参加了一档本省热门的综艺节目,才在短时间内被金陵的观众所记住,但是这一点都不妨碍他的这种美好的心情。

  其实,这里也不只是周末》的观众,其实有一些人是因为在电台听到这首歌,才跟着一起唱的。反倒是于跃这个歌手,他们压根就不认识。

  于跃的可能否》,这几天在苏省的电台点播的次数非常多,尤其是金陵本市的电台尤为频繁,这才营造出了这是一首非常热门的歌曲的假象。

  再加上歌词比较好记,唱起来朗朗上口,所以参与的观众就越来越多。

  甚至让台下的高敏东和陶宇都有些目瞪口呆。

  为什么台下的观众都会唱?

  这难道真的是一首热门歌曲吗?

  似乎,于跃也没有出过专辑啊……

  奇了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