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发邮件至206942603@qq.com,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歌手中的泥石流 114.错误选项

换源阅读: 爱书采集|
  于跃虽然嘴上说着不会去社团教室打扫卫生,但是到了星期二放学,身体还是很诚实的过去了。

  为此,他还专门准备了一顶帽子。

  黑色的。

  然而。

  舞蹈教室里一个人都没有。

  于跃:……

  什么鬼?

  说好了一起打扫卫生的呢?

  说好了舞蹈教室不见不散的呢?

  你们竟然集体放我鸽子?

  一个都不来?

  于跃甚至都开始怀疑慕容南石说的到底是不是今天。

  难道是下个星期二?

  等了将近二十分钟,还是不见一个人影。

  于跃有些不耐烦了。

  所以准备起身打道回府。

  然后就看见一群人拿着各种乐器和打扫工具上了楼。

  慕容南石看着于跃在等他们,也是感觉奇怪。

  这货不是说不来的吗?

  昨天都拒绝的那么坚决了!

  今天怎么又冒出来了?

  于是问道:“你不是说你有事不来吗?”

  慕容南石内心是有些郁闷的。

  他刚刚上楼的时候,还跟大家解释于跃今天因为一些什么样的事情,所以来不了。然后就看见于跃这货已经等在教室门口了。

  神经病吧!

  你既然打算过来了,那昨天还抽什么风!

  所以赶紧暗示于跃把话圆回来。

  我是说你有事才不来的!

  于跃一脸不解的跟慕容南石说道:“我什么时候说我有事了?我昨天就是单纯的不想来而已。”

  慕容南石:……

  众人:……

  端木婳缩了缩脑袋,生怕一个不小心,于跃就会被大伙群殴一顿。

  只见于跃慢慢的走近他们,然后从人群中,拉着端木婳的小手,把她拉到一边说话了。

  完全无视了这一帮怒气值逐渐升高的背景墙。

  “小婳婳,这么久不见,想我了没。”于跃微笑着说道。

  端木婳:……

  主唱哥哥又露出丑陋的笑容了,我好方鸭。

  于跃也不管端木婳此刻心里在想什么,微笑道:“我记得你之前说过,你会做游戏是不是?”

  端木婳点点头:“我做过打地鼠、打田鼠、打竹鼠、打松鼠和打老鼠等游戏,主唱哥哥你想不想玩?很好玩的!”

  于跃:……

  你还真是个灭鼠小能手啊……

  “我最近注册了一个游戏工作室,找你帮我做一个简单的免费小游戏,你看行不行?”

  “可以呀,做什么样的游戏?”

  于跃事先已经把游戏大致的场景在纸上画好,所以拿着那张纸把小游戏的概念给端木婳讲了一遍,并且把大致的场景也给端木婳看了一遍。

  “这个游戏不难哎,就是贴图图部分是哥哥你自己画吗?”

  于跃想要做的,是一款叫做《生老病死》的免费小游戏。

  这个游戏其实就是一款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竖版跳跃游戏。

  原作不但游戏简单,流程很短,而且角色贴图场景、背景也相当的简单。

  就算是于跃,也是能够简单的画出来。

  但是于跃却不打算自己画。

  他还是打算请陆小燃或者王潇琳帮这个忙。

  不把她们动员起来,于跃心里会一百个不开心。

  你们都不参与我的而伟大事业,怎么承托出我这个主角的影响力?

  而且找他们这些专业人士去画游戏里的各种贴图,把画面稍微做的精致一些。

  在得到端木婳的同意之后,于跃直接拉着端木婳就离开了现场。

  慕容南石看着于跃拉着端木婳从自己面前飘过。

  然后走到楼梯口。

  然后下楼。

  心里百感交集。

  P。

  于跃这货自己不帮忙打扫卫生就算了,还把端木婳给拐跑了。

  这T找谁说理去?

  慕容南石和社团的一群人就这么傻傻的站在走廊上。

  默默的看着楼下。

  直到那两个人在楼下出现。

  慕容南石这才大声问道:

  “你们这是要去哪里啊?”

  于跃头也不回的回答道:

  “私奔。”

  夕阳下,于跃拉着端木婳。

  留下了长长的影子。

  越走越远。

  留下了无尽的惆怅。

  ……

  教室里,陆小燃和王潇琳谁都没有说话,陆小燃在画《未闻花名》,王潇琳在画《机器猫》,场面十分的和谐。

  原本王潇琳以为于跃今天不会过来了,正想着调侃陆小燃几句。然后就看见于跃牵着一个小姑娘的手,优哉游哉地走进了教室。

  “你妹妹?”王潇琳指着端木婳惊讶的问道。

  “嗯。”于跃点点头:“我表妹,可爱吧。”

  王潇琳点了点头,刚想往于跃这么把只表妹带到学校了,就看见端木婳和陆小燃十分熟稔的聊起了天。

  王潇琳:……

  为什么你的表妹会跟陆小燃这么熟?

  你们俩到底已经发展到什么地步了?

  “其实,我带着她来,是有原因的。我想做个电脑游戏,你们俩谁有时间?”

  “电脑游戏?”

  听到于跃的话,陆小燃和王潇琳都惊讶的抬起了头。

  “你会做电脑游戏?你不是建筑班的吗?”

  “不是我做,是她做。”于跃指着端木婳说道。

  “她?”王潇琳奇怪的问道。

  陆小燃也是好奇的看着端木婳。

  在慰问活动中,陆小燃是见过端木婳的,也跟她说过话,但是她却不知道端木婳是自己学校的学生。

  以为是这个活动请来的低音提琴外援。

  于跃本着人艰不拆的精神,说道:“她跟你们是同一届的,去年中考她考了72分。”

  王潇琳:……

  陆小燃:……

  说好的人艰不拆呢?

  “考的不好啦。”端木婳谦虚的笑着。

  王潇琳:……

  陆小燃:……

  72分叫考的不好?

  陆小燃还算好。

  她虽然也是非常惊讶,但是她初中时的正常也能达到六百八十分分到六百九十分的左右的水准,超常发挥说不定也能上七百分。

  中考的时候生病只考了572分,这其实也超过了550分的普高录取分数。

  只是她没有选择上罢了。

  王潇琳却已经实实在在的开始怀疑人生了。

  去年的中考卷子总分750分,这小丫头考了72分。

  自己这个总分43分的理科白痴,该如何面对这个不公平的世界?

  正当王潇琳怀疑人生的时候,于跃又说道:

  “去年暑假无聊的时候,她就做了前年的高考卷子。前几天她又无聊了,又把去年的高考卷子做了一遍。比金陵大学的录取分数线高了十二分,所以,如果她去年不是参加的中考,而是高考的话,此刻可能已经在金陵大学俯视我们了。”

  王潇琳:……

  陆小燃:……

  端木婳被于跃夸的不好意思,嘿嘿的挠着头傻笑。

  正常水平啦,没必要这么夸我的。

  金陵大学在这个世界的大学排行榜排第六,是国内顶尖的高等学府之一。

  “而且她才十二岁。”于跃适时的又补了一刀。

  王潇琳:……

  陆小燃:……

  “所以,你们如果感觉自己老了,感觉自己活的像个弱智,其实我是可以理解的。”

  王潇琳:……

  于跃这种人是从来不可能有这种“自己活的像个弱智”的想法。

  陆小燃成绩本身不差,美术天赋又十分的高,所以她也没有任何的不如别人的感觉。

  此刻,王潇琳的内心是奔溃的。

  因为,在座的只有她是真的感觉自己活的像个弱智。

  被各种面前的三个大神吊着打。

  “我怕她又闲的无聊,跑去做什么卷子,伤害到花花草草,所以就请她帮忙做个小游戏。所以想找你们帮忙做一下美工,不会很复杂,就是画一些人物贴图和景物贴图。”

  于跃的想法是把人物和景致做成贴画贴纸的风格,衬托出人物和景物。把人物和景物的变化和寓意做的更显眼一些。

  “要不还是潇淋来吧,这种风格潇淋能够很好驾驭的。”陆小燃说道:“我这边漫画还是想尽早的完成。”

  看着于跃看向自己,王潇琳想了一下,还是答应了下来。

  见二丫答应了,于跃又想到了另一件事。

  “对了,小婳婳,如果以后我也想参加高考的话,能不能请你辅导我高中数学?”

  这其实是于跃故意在这边说的,她知道陆小燃有参加高考的想法,所以故意说出端木婳的成绩好等一些话。

  “哎?可以吗?”端木婳的表情一下子变得很兴奋。“那不就是说,我就可以做主唱哥哥你的老师了?”

  “主唱哥哥?她不是你表妹吗?”王潇琳疑惑的问道。

  不过很快她就想到了关键:“于跃,你这是在逗我玩呢?还有,你要参加高考?”

  “有什么问题吗?”

  “你中考多少分?”

  “有什么关系吗?”

  “当然有!”

  于跃也懒得跟她争这个,他想了一下,自己参加高考貌似没什么问题吧。

  首先艺术考这一方面。

  自己只要把吉他或者小提琴两个其中一个练好了就行了,乐理部分自己完全没问题。

  而文化课。

  这个世界的高考是全国统考,难度比另一个世界小上不少。

  高考文化课考试,是2 的两门必考课 一门选考课的模式。

  选考科目不用说,于跃绝对是选择英语。

  英语在于跃初中时绝对算是他的噩梦,因为他记忆力不好。但是现在有了另一个记忆,英语一跃成为了他绝对的强项。

  数学方面是她需要跟端木婳好好学的内容。

  同样因为有着另一个记忆,于跃在学习高中数学时,也是有着一定的基础的,只是这种记忆比起英语就差的很远了。

  但是其中的逻辑和思维方式还是存在影响的。

  只要有人帮他认真详尽的进行辅导,再加上原有的基础。两种思维方式的帮助下,他学习起来,难度也不是很大。关键是那些公式于跃需要记牢。

  如果再请自己在教育部门的表哥帮他找一下金陵几个学校的讲义,或者干脆想办法在高考的最后一个学期插入到比较好的高中进行旁听,他的问题还是不大的。

  语文方面的阅读理解和作文就不说了。主要还是背诵和记忆这一点,是最大的弱项。

  想明白这些,于跃也就懒得管王潇琳怎么说了。

  “我可以请你指导吗?”陆小燃也忽然开口问道。

  “小燃你也要参加高考?”王潇琳惊讶的问道。

  她感觉自己快要疯了,四个高职校的学生坐在一起,三个说要参加高考。

  并且都已经讨论到打算考哪个学校了。

  这一刻。

  王潇琳感觉自己跟他们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就好像做选择题时,从四个选项中排除一个错误选项。

  她,就是那个错误选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