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发邮件至206942603@qq.com,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歌手中的泥石流 108.一出好戏

换源阅读: 爱书采集|
  “归猎”在跟陆小燃通完电话后,接着打电话跟“归渔”商量起了这件事。

  她在说了一些关于“鹿屿”的事情之后,“归渔”问道。

  “要不下个周末,咱俩去金陵自驾游?”

  “你不会又想去吃臭豆腐煲吧。”

  “反正都是要签约的,咱们去金陵签约不显得咱们更有诚意?”

  “去去去,行了吧。真是受不了你,好好的富家千金,偏偏喜欢这么重口味的东西。”

  “很好吃的好不好。再说,你这个整天抱着青菜萝卜啃的素食爱好者就别说我了好不?你说,作者为什么不愿意来咱们沪市签约?有什么隐情不成?”

  “估计是性格不喜欢出远门吧,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很多作者都是这种性格孤僻的人,不奇怪。”

  “也是。我们这趟正好还可以顺道去一趟广陵,买点真空包装的盐水鹅麻辣鹅酱香鸭什么的,再买点千层糕包子什么的带回来。你家祖上不是广陵人嘛,你家老爷子不想尝尝家乡的味道?热食我们带不了,真空包装的还是可以带一些的。”

  “行吧,咱们主要还是先把漫画的事情谈下来,原稿他们似乎不太想卖,说是以后再谈。我晚上就给他们回个电话,把预约见面的时间安排在下个周末,地址让他们选好了。”

  “他们?作者不是一个人?”

  “嗯,说是是一个写故事,一个画漫画,而且是全篇故事写好了之后才开始画的,所以基本不太会出现拖稿的情况。”

  “嗯,这是好事。行了,我先挂了,在外面办事呢。”

  “好。”

  ……

  第二天上午,下课的时候,邓芸悄悄的摸到陆小燃身边,说道:

  “陆小燃,跟你商量个事情呗。”

  陆小燃看着满脸堆笑的邓芸,问道:

  “什么事?”

  对于邓芸把播放器的事情发到网上,陆小燃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看法,发了就发了,正好也解开大家的一个悬念,还让学长的民谣走进了大家的视野之中。

  可以说是一件大大的好事。

  况且现在学长又天天来找自己,本身他两的事情早就已经解释不清楚了。

  “我表姐想买你那个播放器……”邓芸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她说愿意出三千块。”

  邓芸知道这件事估计成不了。

  却没想到陆小燃会想都不想一下,就毫不犹豫的拒绝。

  “我不会卖的,多少钱都不卖。”

  “好吧……五千也不卖吗?”

  “五万都不卖。”

  陆小燃斩钉截铁的说道。

  邓芸:……

  这话说的……

  不就是一个播放器嘛!

  用两年就坏了,谁有五万块钱会买你这破玩意!

  听到陆小燃的话,邓芸心里有些不忿。

  这话也说的太绝对了。

  这个年代的人,对品牌的附加值的概念不深,对明星效应也没有什么概念。所以不会认为一个独一无二的播放器以后能值五万块以上。

  因为五万块都可以买半套房子了。

  更不可能想到,某个品牌的砖头都能卖到上千块。

  真不知道那砖头买了又什么用。

  播放器的事情就告一段落。

  邓芸虽然气氛归气氛,但是不会跟其他人乱说。

  况且陆小燃跟于跃的关系都快成了路人皆知的秘密,一个播放器在他们面前这那不算什么。

  陆小燃做过插画师是很多人知道的,毕竟水平在那。

  而插画师的收入,作为学漫画的学生,多少还是能够了解到一些的。

  所以两三千块钱的事情,只要陆小燃努努力,也是能赚到的。

  即便是大家都知道了,也不会多少人会去拿播放器的事情瞎说,因为说出来也没多少人信。

  邓芸最喜欢敢的事情,是自己能够炫耀。能认识一个即将可能成为明星的歌手,这也是一件值得炫耀的事情。

  所以她还是会时不时的跟陆小燃拉关系的,从而能够认识于跃。

  以后说不定还有无限的可能。

  毕竟梦想还是要有的嘛!

  万一实现了呢!

  放学,于跃再次来到陆小燃的班级。

  邓芸也凑了过来,假装跟陆小燃请教绘画的问题。

  “于跃学长,我发现你最近天天放学来咱们班啊。”

  “他哪是天天来啊,要不是一个年级,我都怀疑于跃转到我们班了。”王潇琳意有所指调侃道。

  “呵呵。”于跃笑了一声,没有说话。

  陆小燃也假装没听到,只是暗中思索着王潇琳说这话到底什么意思。

  平时也没见她当着于跃的面这么调侃自己。

  “于跃,我问你个问题呗。”王潇琳眨着眼睛,似笑非笑的向于跃说道。

  于跃不知道什么情况,总觉得自己身边的几个姑娘都不是省油的灯。他看了陆小燃一眼,见陆小燃没任何反应,才向王潇琳问道:“什么问题。”

  “你别看小燃,我不是问你们俩的问题。我就想问问,你也看到我好几次了,就没感觉我眼熟什么的?”

  “哈?眼熟?”

  于跃一脸古怪的看着王潇琳,现在的姑娘都喜欢玩这一套的吗?

  话说陆小燃之前也问我有没有感觉眼熟。

  你也来这套?

  你咋不问学校旁边的小旅馆招牌眼不眼熟呢?

  邓芸更是心里更是暗骂王潇琳。

  这么直接的吗?

  当陆小燃的面挖墙脚?

  那我怎么办?

  要不要我现场表演一下单手后空翻的绝活?

  “我第一次来这个班就看见过你,眼熟也正常吧。”于跃小心的说道。

  “我不是说这个,我是说以前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

  “前世?”

  王潇琳:……

  前世个鬼啊!跟你说正经的呢!

  “我问你几个问题,你应该就能想明白了。”

  王潇琳的表情很认真。

  于跃:……

  “好吧,你说。”

  这不会是自己哪个多重人格欠下的情债吧。

  那就尴尬了。

  要真是这样,那可咋整啊。

  去小旅馆开个房间聊一下人生?

  到时候怎么跟陆小燃解释,多重人格站出来背锅?

  这个可以有。

  一瞬间,于跃把退路都已经想好了。

  “我问你,你爸是不是姓周?”

  陆小燃:……

  邓芸:……

  这是什么鬼问题!

  “你爸贵姓”的翻版?

  你咋不问他爸是不是姓王,你俩是失散多年的兄妹!

  你爸就是隔壁老王?

  “是呃……你怎么知道……”于跃回答道。

  陆小燃:……

  邓芸:……

  陆小燃听到于跃的回答,暗自思索。

  学长不是家中独子吗?难道他爸是入赘的,他跟他老妈姓的?

  想想似乎有这种可能。

  “你妈是不是姓王?”

  陆小燃:……

  邓芸:……

  于跃看着王潇琳,疯狂的想着这丫头到底是谁。

  对我家的情况这么了解的?

  难道真是我亲戚?

  “是不是?”王潇琳见于跃不说话,又追问了一句。

  “是……”

  陆小燃:……

  我了个去!我漫画都不敢这么画的!好不好!

  学长你不会是被收养的孤儿吧!难怪那么热衷于做公益事业!还是个散财童子!

  原来是个铁孤儿。

  陆小燃心里疯狂的吐槽,表面却十分的平静。

  “我是我爸亲生的!”于跃向着陆小燃解释了一句。

  陆小燃:……

  王潇琳:……

  邓芸:……

  于跃看着王潇琳,王潇琳也看着于跃。

  场面一度很安静。

  一个十分模糊的身影忽然出现在了于跃脑海里浮现。

  “我想起来了!你是那个隔壁的被我偷偷亲过的王二丫!”

  王潇琳:……

  陆小燃:……

  邓芸:……

  “我还经常抢你的芭比娃娃!”

  邓芸:……

  陆小燃:……

  芭比娃娃?

  这又是什么癖好?

  陆小燃感觉自己又重新认识了一遍自己的这个学长。

  自己了解的越多,对学长的优秀就认识的越深刻。

  芭比娃娃。

  厉害了。

  王潇琳微笑的跟于跃聊起了各种家长里短,仿佛两人的感情有多么深厚似的。

  就差抱头痛哭,义结金兰了。

  王潇琳以前是于跃的邻居,但不是居住的地方,而是他老妈裁缝店隔壁的邻居。

  只是王潇琳家的店在那一带生意不景气,所以跟小时候的于跃认识不到一年就分开了。

  后来就没有了任何的联系。

  所以于跃跟她真没多少邻里感情。

  仅有的印象就是自己抢过她好几次芭比娃娃。

  还有自己偷亲过她。

  嗯……

  口感似乎还不错。

  仅此而已。

  如果王潇琳知道,自己留给于跃的印象是“口感不错”,也不知道会用什么样的心态去面对这个奇葩。

  大概会心态爆炸吧。

  王潇琳思维活跃,喜欢不自觉的幻想各种东西。以前脑海里幻想的都是些虚拟人物,现在的于跃却是实打实的算是青梅竹马,而且还是尝过自己……呸!

  是小时候亲过自己的人。

  这事情就有意思了。

  本来她只是想拿这事情调侃陆小燃,但是现在一揭穿,又发现事情似乎变得不一样。

  总有种奇怪的感觉。

  邓芸,看着眼前的这三个人,暗道自己是不是应该离开了。

  总感觉会有什么大事情发生。

  连忙说道:

  “哈哈,时间不早了,我就先走了,你们三个慢慢聊。哈,慢慢聊。”

  说完,邓芸就赶紧跑回了自己的座位。

  比起炫耀,还是保住小命要紧。

  天色渐晚,黄昏时的太阳展现出了她最为温柔平静的一面。于跃看向窗外,看着夕阳余晖下的所有事物变得模糊、朦胧,脑海中不禁思绪纷飞。

  这种橘色柔光下的朦胧感,会让他不自觉想起很多小时候的事情。

  因为很多很对小时候的深刻记忆,都是发生在放学后的下午。

  他一直都不是一个好学生。

  跟许许多多的普通孩子一样,面对的是各种父母责骂、混合双打和别人家的孩子。

  那时候更多的是盼望着下课放学,一起去买零食,一起去游戏厅,一起荒废美好的年少时光……

  而这些故事大多发生在放学后的黄昏,发生在橘色的阳光下。

  这会让他产生一种想回到过去,却又只能将这些记忆留在回忆里的无奈感。

  虽然时代在飞速变话,人在慢慢长大、变老,但那一抹的橘色,却是始终不会变的。

  而他与王二丫的故事,似乎大多也发生在这种夕阳下的店铺中。

  教室里,于跃还在跟王二丫聊着什么童年往事。

  陆小燃则在一旁专心的画着漫画。

  漫画里,地上躺着一个无头女尸。

  一旁,大熊正抱着静香的脑袋,满脸的震惊。

  所以……

  青梅竹马什么的。

  都得死。

  ……

  王二丫上线,你们对这个角色有印象吗?